相册里的城市记忆

专题 / 城市记忆 / 2009-10-12

“开始时只是工作的需要。”曾在汇龙镇市建工程队工作的项亦周,刚拿起相机时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因为工程建设时需要拍一些照片作为资料保存。懵懵懂懂地拍了几年,项亦周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自己今年拍的老房子,第二年就找不到了,变成了新小区;今年拍的泥泞小路,第二年就成了大马路……意识到自己拍的东西可能成为“绝版”,项亦周开始用镜头关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每个变化。

翻开项亦周家的一叠叠相册,记者眼里仿佛流淌着过去,展示着现在,难以压抑心中的兴奋,不禁感慨起城市之巨变:过去狭小的头兴港桥摇身一变已成为一座宽敞的新型桥梁,满是砖瓦房的人民路两旁如今已是高楼林立,泥泞不堪的紫薇路已变成宽阔的大马路……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人民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照片中,自行车是主要交通工具,街头一片自行车的海洋,而今更便捷的摩托车、汽车已经成为新的代步工具;人们的穿着也越来越丰富,色彩也从单一的蓝色、灰色变成五颜六色;时尚的住宅小区替代了破旧的宿舍楼……

多年拍摄中,项亦周习惯用相机记录同一地点的变化。“这种对比更能展示我们城市的发展。”30年来,这样的照片他拍了不少。仅紫薇公园的照片,项亦周就拍摄了500多张。这些照片记录了紫薇公园从1990年开始规划到2006建成一座开放式公园的点点滴滴。记者翻开相册,16年间,公园由小变大,由单调到多元,由收费变免费开放……整个过程,都呈现在眼前。上世纪80年代,民乐路北侧改造,项亦周拍下了刚种植上雪松树苗的民乐路,那时的民乐路狭窄、破旧,雪松树苗矮小、枝叶稀疏;而同一路段,2006年时拍摄的照片上,已是崭新的沥青路面,当年从雪松之乡——南京市江浦县汤泉镇运来的雪松树苗也早已扎根启东,成长为参天大树。

项亦周也喜欢寻找制高点俯拍我市全貌。1997年上半年,他拍下了当时的城市最高楼——工商银行大楼。1997年下半年,他再次寻找高楼拍照时,最高楼已是电力大厦了。不到一年,1998年初,他又得悉城市最高楼已被建筑业大厦取代,于是又匆匆跑到建筑业大厦楼顶拍照……城市的高度在不断刷新,高层建筑不断增多。上世纪90年代末,项亦周站在工商银行大楼顶层拍摄的城区全景照,差不多还能拍下了整个城区的一半。但2006年,他在拍摄“北上海新姿”组照时,发现工商银行大楼已经被湮没在四周的高楼中。当他试着再次登上工商银行大楼顶楼,以同样的角度拍摄时,发现镜头已被挡在了近处……

“摄影的独特魅力就在于记录历史,记录生活,将瞬间变为永恒。”谈起摄影,项亦周很动情,他告诉记者:“拍下这些照片,就是要向大家展示今天的启东,同时希望大家不忘过去的启东,让大家都知道启东人建设美好城市的力量和信心。这才是城市新旧对比中最催人奋进的精神!”项亦周说,他还会继续拍下去,因为城市的美丽篇章才刚刚开始……          本报记者    丁路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