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缴枪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8-20
黄瓜缴枪

1943年农历5月中旬,种瓜园的群众开始将鲜嫩的黄瓜拿到吕四镇上叫卖,每当走过三官殿伪警岗哨时,总被他们捞取几条。

5月19日这天,民兵林毛庆与另一民兵接受了上级布置的任务,到吕四据点活动。走进吕四,他们在董师定药店佯装买药,眼睛却盯住正北的伪警署,默记伪警人员数与枪支数。由于南街有日军碉堡工事,日本兵常常从南门高桥到三官殿一带活动。他俩无法下手,只好返回。

第二天一早,林毛庆两人挑了一担黄瓜,在三官殿南、俞家大饼店门口买了几块大饼,边吃边叫卖黄瓜。林毛庆装卖户,另一个装买客,一搭一档。不一会,一个伪警察身背步枪,来拣黄瓜,林毛庆借故与伪警察争夺起来,“买客”抓起一条黄瓜,对准伪警察背上狠狠地一捅,林毛庆眼明手快,把伪警察的下巴向上一抬,伪警察仰天一个跟头,跌了一个四脚朝天。林毛庆两人夺了伪警察的步枪向东直奔洋桥,冲出据点。

再说,那个伪警察背上插了一条黄瓜,鲜血从黄瓜下面涌出来,痛得哇哇直叫,可就是爬不起,原来黄瓜里面藏着一把锋利的小插子,仰天一跌,增加了小插子插入的深度。

一会儿,民兵偷袭伪警察的消息传开了,镇上伪警署如同戳翻丫鹊窝,一群伪警察乱哄哄地追了出来,日军也从南街奔来。他们在三官殿拐弯处碰到民兵冯良恩,冯指着北面说:“刚才看见有两个人朝北溜了。”看着日本兵与伪警察急急忙忙向北追去,冯良恩不禁笑了。

民兵黄瓜缴枪,吓破了日伪军的狗胆。此后,接连几天,日伪军见到卖黄瓜的就抓,但什么也没有抓到。

与“黄瓜缴枪”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戈拔杀敌的故事。

1943年夏,启东区委得到情报:东安镇日军天天上街耀武扬威,调戏妇女。区委书记戈拔决定组织4名短枪队员化装成卖甜瓜的进入据点,和卖桃子的人站在一起,伺机给敌人狠狠的惩罚。一会儿,2个日本兵来买桃子,2名短枪队员乘日本兵蹲下拣桃子的时候,拔出2把杀猪尖刀,同时从2个鬼子的背部直捅胸膛,日本兵当场毙命。从此,敌人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扬,胡作非为了。

图为:戈拔(1918~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