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女婿作诗(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8-3

一年夏天,岳父七十大寿。宴毕,乘酒兴,岳父提出,请有文化素养的大女婿、二女婿即兴作诗。要求诗为四句,每句中分别含有大、小、多、少。可是,酒上九分的大女婿、二女婿偏偏不让,非要小女婿共同参与。

即兴作诗对大女婿、二女婿来说是小事一桩,因为他俩都出身书香门第,都喜欢舞文弄墨。但小女婿从小家境贫寒,文化浅薄,叫他作诗比登天还难。岳父肚里清楚,小女婿说话粗鲁,常逗人笑,所以也不为难他,免得在亲友众多的场合出丑。然而,畅饮酒酣的小女婿偏不自量力,非要参与比试。于是,按年龄次序来。

大女婿指着墙壁上挂的伞:“岳父的伞撑开时大,合拢时小,雨天用得多,晴天用得少。”众人喝采:“果然把大、小、多、少巧妙地嵌在四句话中,所述内容也合情合理。”

轮到二女婿时,还没有想好出句子,看着岳父手中摇动的扇子灵机一动,仿照大女婿的思路说:“岳父的扇拉开时大,折迭时小,热天用得多,凉天用得少。”众人听后觉得虽然符合要求,但感到创新不够,喝采声少多了。

轮到小女婿时,急得目瞪口呆,但又不得不说。正在无从说起时看见岳母进屋,猛然想起好诗来了:“丈母娘肚皮拖身时大,生了小倌小,岳父摸得多,别人摸得少。”引得哄堂大笑。  记录者:施炳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