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家仓农民运动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7-23

在今曹家镇西边,久隆镇与二效镇之间,方圆三十里的范围内,史称沙家仓。这里的地盘从清朝到民国一直被有财有势的沙姓地主霸占。

当年,在沙家仓地区周围有七百多户租种沙家的田地。其地租形式以“包三担”为主,还有议租等方式。农民动手种田之前先要缴纳押金,秋季之后还要加缴棉花租和柴租。遇到灾荒年份,地主收不到租,就连佃户的猪羊鸡鸭都要抓去。更可恶的是,地主还用大斗大秤收租,从中暗算盘剥农民。佃户稍有反抗,就被地主送到县衙法办。这些深重的阶级压迫和剥削埋下了农民反抗的种子。

早在1925年,在曹家镇一带,就有进步知识分子开展革命活动,传播革命道理。这对沙家仓地区钱文明等穷苦农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1927年9月,曾参加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崇明领导农民运动的陆铁强受中共江苏省委之命到海门任特派员,进行党的开辟工作。10月,陆铁强发展了严大信、钱文明等加入了党组织,并在沙家仓建立了启东地区最早的一个中共党支部。在得到省委指示后,陆铁强决定在沙家仓地区开展农民运动。

11月9日,沙家仓地区成千农民在郁字小学举行大会,陆铁强发表演说,号召农民弟兄:“合齐同众打倒恶粮户!”会后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愤怒的群众包围了沙家仓。“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拥护农民协会!”的口号声,第一次响彻在江海之滨的上空。第二天,沙家仓地主邱秀莲带着家仆闯到佃户范朝宰家强行收租,被农会积极分子赶跑,她遂向国民党海门县政府告状,声言有人宣传共产,要杀富济贫,民心恐慌,要求政府派兵镇压,还送上一大笔犒赏费。

11月11日,敌人已经磨刀霍霍了,反动政府已发兵,封锁交通和信息。在此之前,陆铁强已获悉敌人即将动手的情报,有人劝他立即离开,躲避风险。但陆铁强考虑到:如果自己一走,沙家仓农民运动就会半途而废。因此,当天夜里,陆铁强召集农民们开会,决定坚持斗争。

11月12日,一批农会骨干分子拿着大刀、土叉等赶到杨秀兰小店集中,准备行动。25名警察早已把杨秀兰小店包围起来,为首的大叫“带头的快出来,否则我们开枪了!”陆铁强以坚定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说声“别慌。”挺上去说:“找我有什么事?”敌人吆喝着:“有公事要你去!”钱文明、朱文元早跳过来,把陆拖到里面,挡住他,大家决心以生命保卫自己的领导。8个警察冲进屋里,朱文元首当其冲,左腿挂花,但他不顾一切拔刀劈敌。大家一齐上前,与警察扭成一团,屋外的警察不敢进屋助战,怕开枪伤了自己人。这8个家伙被打得鼻青眼肿,狼狈逃出。这时,警察就疯狂地向屋里开枪,倪金富、宋小林、徐善岐等当即倒下。指挥战斗的陆铁强感到,硬拼下去不行,势必有更多的农友牺牲。他就大义凛然地冲出门外,大声喝道:“不要开枪了!你们为什么向无辜的农民开枪!天大的事由我一个人顶着!”敌人停止了疯狂射击,绑捆了陆铁强。11月13日凌晨,陆铁强就被杀害于海门茅镇城隍庙前的六角亭操场。

陆铁强牺牲后,海门、崇明等地都纷纷组织了后援委员会,严厉声讨反动当局的屠杀政策。当时的党中央刊物《布尔什维克》杂志,发表了海门县委书记俞甫才同志写的《悼我们的战士—陆铁强》一文,对他为彻底实现土地革命,与豪绅地主反动武装作殊死搏斗的牺牲精神,给予了高度赞扬。

沙家仓地区的农民运动虽然被反动政府残酷扼杀了,但是谱写了江北启东地区农民运动光荣史册的第一页。(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