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百家姓”(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7-7

李家庄有个财主姓李,是个远近闻名的书呆子,遇事总要讲一点诗文。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文静,嫁个教书匠;二女儿叫秀丽,嫁个裁缝;小女儿叫小翠,自己做主嫁个种田郎。

有一年春天,李财主做六十大寿,诸亲好友,都前去送礼,热闹非凡。寿宴开始,李财主致词:今天是我六十大寿,承蒙各位看起,前来送礼,深表感谢。不过,今天寿宴席间,我提议大家吃吃讲讲,虽说不要作诗作对,但讲话要有三分文气。全场人异口同声,好极好极。有人提议:先从三位官人说起。全场人都拍手赞同。

大官人教书匠心想炫耀自己是个识字人,抢口先说:“吃吃讲讲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各人讲的内容要联系自己的职业,而且最后一句要跟《百家姓》上有关。”大女婿当然胸有成竹,出出风头,心想难倒两个襟弟。二女婿则沉思片刻,满口答应:“可以可以。”小女婿心想,自己虽然识字不多,但《百家姓》能背出几句,于是不甘示弱地说:“闲话少说,来就来吧!”

大女婿嗓子一清,站起来摇头晃脑、神气活现、慢条斯理地说:“一只砚台四角方方,一支笔在砚台里来来往往,写的是‘周吴郑王’。”说完斯斯文文地坐下。在场人拍手叫好。

接着二女婿站起来笑眯眯地说:“我是个裁缝师傅,不但会缝衣,而且会绣花。绣花绷四角方方,绣花针在花绷上来来往往,绣的是‘苗凤花方’。”话刚说完,大家拍手。说笑间,人们眼光都朝向种田郎三女婿。

三女婿却不慌不忙,先向大家说:“我是个种田的,说的不好,请勿要见笑。我俚夫妻俩靠种田为生,天天早出晚归,同进同出,有商有量,有吃有穿。住的是茅草屋,烧的是泥涂灶。泥涂灶四角方方,一把铲刀在镬子里来来往往,煮的是‘雷贺倪汤’。”说罢,在场人赞不绝口,连平日瞧不起小女婿的岳父也眯着眼睛笑着说:“勿乌,勿乌。”

记录者:王守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