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婿气煞老丈人(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7-7

传说清朝乾隆年间,杏花村有个大财主,叫张百万,拥有万贯家财,住宅三进两场心,白墙瓦房开口“哺鸡”,四厅宅沟外吊桥,占有耕地十万八千步①。一半坐地,一年四季靠长工短工收种培管;一半税田,上寒时月,金秋季节,佃户将稻谷、棉花、大豆、赤豆源源送来,张百万大仓小仓堆满屋子。论家当,张百万算是乡里数一数二。

张百万靠长工短工的汗水,佃户们的交粮交税,日子过得样样称心。可就是一样不称心:三个丫头长相难看。大丫头叫金花,兔唇,露出两只大阔门牙,吃饭时饭粒往往从兔唇中掉下来;二丫头叫银花,歪脖子,看人往往要侧过半个身子;三丫头叫赛花,盘脚,走起路来,屁股像筛子打转一样绕圈子。

三个丫头因为长相难看,过了二十出头,还没有人来说亲作媒。张百万心里很着急。眼看三个丫头过二十五岁了,就拜托乡里几个同仁物色物色女婿。

坏扫帚对牙畚箕②。几个财主在全乡里挑选了三个男子。一个叫戆大,歪脸,说话嘴扭到耳边;一个叫二刁,看人时两眼朝天,绰号抬天;一个叫三呆,跷脚,走路时一高一低像跳舞。

张百万一看这三个人的模样,心里实在不开心,但想想自己三个丫头模样也并不好看,年纪又过二十五了,心里也就忍了。

张百万搬了两条凳,叫他们坐下,自己坐在藤椅里,开始询问起来:“你们家住何方?叫什么名字?有何特长?一一报来。”三个小伙子一一作了回答。

戆大说:“家住梅花村,姓胡叫戆大。特点是一年到头勤勤恳恳干活儿,做了这样不做那样。”

二刁说:“家住桃花村,姓赵叫二刁。特点是一年到头专门外出买强货。”

三呆说:“家住菜花村,姓黄叫三呆。特点是一年到头埋头干活,做到四手不落空。”

张百万一听三个小伙子的特点,正合自己的胃口。心想:家有数十条泯沟,芦头长得特别好,就叫戆大一个人包下来,反正他做了这样不做那样。一年进进出出购买货物,足有千张单据,就叫二刁专门负责买强货。家有数万步地皮,收种季节专门叫三呆带领长工干活,四手不落空,不闲站一分钟。

于是张百万当即表态:“你们三个小伙子,我都认做女婿。我的大闺女金花配给戆大,二闺女银花配给二刁,三闺女赛花配给三呆。都作上门女婿,在我家有吃有穿,吃穿不愁。”

张百万选了个黄道吉日,请了三亲六眷来吃喜酒,热闹一番,为三个女儿完了婚,也就宽了心。第二年秋天因福得子,又生了一个男孩,起名叫小宝。

小宝生下来不到半年,呀呀学语,五六岁就能吟诗作画,颠跟头实脚子,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张百万心里有话不出的高兴。

再说三个女婿到了张家,虽说有得吃有得穿,夫妻也和睦,互相不挑剔,日子也活得可以,但心里总有不开心的地方。一是丈人不把他们当女婿看待,只当他们长工使用,一年到头,二年到梢,生活排得密丝密缝,连回家看看爷娘的机会也没有;二是丈人心太狠,见穷人到家要饭,他总是给些馊粥馊饭,有时还赶出老黄狗追咬得那些要饭的人喊爷叫娘。

晚饭过后,连襟三个坐在长工屋里,闲谈中都表示对老丈人的不满情绪。三人商量找个机会弄弄丈人,寻他个开心。

机会终于来了。这年重阳过后,张百万数十条泯沟沿上的芦苇长得又粗又长又直,秋风吹来,沙沙作响,芦花纷纷扬扬。张百万就安排大女婿戆大一个人负责收砍芦苇,估计一秋一冬才能砍完。

大女婿听了丈人的吩咐,头戴草帽,脚穿蒲鞋(草鞋的一种),上身穿着破棉袄,围一条腰带,卷起裤腿,手拿镰刀,先从宅沟四周砍起。“刮刮刮”、 “刮刮刮”,芦苇就顺着镰刀倒下,一铺铺芦苇靠在沟沿上。

小宝看着大姐夫砍柴,蹦蹦跳跳,在芦苇堆上跨来跨去。一不小心,踏在芦柴铺上,一滑就滑到沟里,哇哇直叫。大女婿只管砍柴,看也不看一眼,直到张百万发现小宝已躺在水里,一动也不动,才站起来。张百万又气又悲,指着大女婿道:“你这个杀千刀,见死不救,真不是人!”戆大不慌不忙,停下手里的活儿,对丈人说:“丈人老爷,当初我上门的时候就对你说过,做了这样不做那样。现在我砍柴也来不及,哪里顾得上小宝他……”

丈人一听,恨得连连跺脚,但也呒得办法。

人死了,再伤心也无用。张百万就给二女婿二刁五十大洋,叫他到木作坊买口棺材,安葬小宝。二刁拿了五十大洋,到作坊店里左看右打量,讨价还价,五十大洋买了一大一小两口棺材,请人“吭唷坑唷”抬回家。张百万一看两口棺材进宅,火上加火,指着二刁的鼻梁子大声吼道:“你这个畜牲,尽触我霉头。叫你买一口为什么进来两口。”二刁也不慌不忙地说:“丈人老爷请勿发怒,当初我来的时候就告诉你,我是专门买强货的。五十大洋本买一口棺材的钱,现在买了两口吃了便宜货,你还怪我?”

张百万气得喘不过气来,只好叫三女婿三呆下田挖个坟坑。三呆拿了铁锹下地使劲挖坑,汗流浃背。一个坟坑挖好了,不见棺材抬出来,就在旁边又挖了一个坑。一连挖了三个坟坑。张百万一见三个坟坑,气得死去活来,敲着三女婿的脑袋,恶狠狠地说:“乌女婿,叫你挖一个,为什么挖三个?”

三女婿三呆也不慌不忙地说:“丈人老爷,当初我来的时候,就对你说过我是‘四手不落空’。挖了一个坑,见棺材不抬来,闲不住,就又挖了两个。”

丈人一听,火冒三丈,说:“你们连襟三个存心捉弄我,触我霉头,都是杀千刀。”

说也奇怪,这年张百万真是倒霉,先是死了宝贝儿子,断了香火;后是他80高龄的父亲张先祖听说孙子小宝淹死,绝了后代,便一病卧床,不久就离开人世了;再是他自己,悲悲哀哀积劳成疾,患上疯疯癫癫的毛病,不久也死了。

戆大、二刁、三呆连襟三个商量决定:坐地五万四千步平均分配,退了长工,靠各自的双手种田种地;五万四千步租田干脆送给佃户,不收租税。

那年又发蝗灾,庄稼被蝗虫吃光,杏花村逃荒要饭的人越来越多,饿死的也不少。连襟三个打开谷仓,把大囤大囤的稻子、麦子、玉米送给穷人,全村人度过了荒年。大家非常感激张家三个女婿,歌谣传至今天:

地主老财张百万,黑心黑肺欺穷人;

三个女婿好良心,打开谷仓救穷人。

 记录者:陈洪兴                   

注:①步:古时土地面积单位,1000步为4亩。
②牙畚箕:畚箕口因残缺不全成牙状俗称牙(念额)畚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