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沧桑进士府

民风杂记 / 2017-7-19

吕四老街背后有一条南北走向似弄堂的巷子,一座老宅坐落在那里,斑驳的墙面和裸露的青砖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百年沧桑进士府

 

进士府建于清代同治12年(1873年)。其建筑为清式营造风格、硬山顶、三级踏跺(阶石),八架前檐廊砖木结构、硬木地板、琉璃窗格。该府原为三厅二园,现前厅已毁,剩中、后厅,保存完好。进士府由吕四籍进士李磐硕(1850~1909)所建。李磐硕在1885年与张謇同榜录为贡士,1890年参加殿试,以二甲第18名进士金榜挂名,其后回乡建此府。

解放前,吕四的老街大多以走向来命名。西街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老街,位于吕四港镇中心位置,因为当年进士府的

建成而鼎盛一时。时过境迁,老街经历过几次翻新,几乎看不到任何曾经的痕迹,而唯有坐落在老街东头的进士府依然带着沧桑和历史的厚重感。

老街居民,一位杜姓老人告诉记者,在他的记忆中幼时的老街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二宽,全是青砖石铺的街面。解放前,老街上有三大名门望族张家、李家、陶家。张家在老街上开了一家木行,是街上的首富。李家是吕四进士府的主人,进士李磐硕是清代南通地区108位进士之一,也是当时启东唯一一个进士。其父亲李芸晖于同治13年以贡生身份在京为官,晚年回到故里,创办鹤城书院。而另一望族陶家与吕四进士府渊源深厚,进士李磐硕的长孙李公望娶的正是陶家的女子。

在老街的东头,我们找到了吕四进士府。原本的进士府由于诸多历史原因,临街的古建筑已被拆除,建起了民宅。所以进士府的前厅、正大门都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处半人高的青砖老墙,这正是前厅所剩的遗迹。

沿着残墙断垣前行,我们绕到西侧偏门。一把铁锁将人拒之门外。透过铁栅栏朝里看,院子里仅剩下青砖黛瓦的中厅、后厅,白色的围墙大部分已经脱落,开裂的墙体随处可见。院子内种植了数十盆花木和盆景,还有三四棵粗壮挺拔的松柏。房顶上的绿色植物一直爬到围墙外,围墙上的窗棂残旧不堪,然而窗棂上精美的雕花却在诉说着昔日主人的显赫。

史载,李磐硕与状元张謇志同道合,情同手足。在张謇“实业救国,重文育人”精神感染下,李磐硕积极协助张謇在吕四沿海一带围垦造田、创办实业、教书育人,成为张謇的得力助手和亲密挚友。张謇先生还曾多次莅临进士府与其商讨垦牧事宜。

老人说,进士府的主人李磐硕辞官回吕四办过学。解放后,进士府收归政府所有,被原来的桂林小学用作教师办公室、校长室,也做过教职工宿舍。后来学校搬迁了,但这里依然由学校保管。老人指着后厅西侧一幢居民楼说,这边原来还有一排老建筑,是进士府的厢房。在进士府的东侧路边,老人指着一块硕大的玉石告诉记者,这玉石出自于清末。据说,李磐硕喜欢骑马,每次骑马时他先踩在玉石上,然后跨上马背。

进士府在2001年的启东市文物普查中被发现,被列为启东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过往的辉煌早已一去不复返,如今的进士府破落残旧。潮起潮落,名噪一时的进士府早已沉寂,但李磐硕与张謇志同道合、惺惺相惜的佳话,以及他们合力创办实业教育救国的壮举却铭刻史册。张李之交的故事,至今仍在鹤城流传着。

图为绿植掩映中的进士府

 王天威 袁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