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纪事

  • 廿四夜,焖草堆

    “廿四夜,焖草堆”。 记得,那时候每年的腊月廿四过后,便是小孩子可以“玩火”的日子,只要不过分,大人们一般都不会干涉。在这个时候,学校都已经放寒假了,我总是像尾巴一样跟在大孩子的后面,拿着火柴,去田埂...

    民俗纪事  2010-08-23

  • 掸掸檐尘,过年哩!

    从腊月中下旬开始至除夕,沙地人家必做的一件事,而且是头等大事,那就是掸檐尘。“尘”与“陈”谐音,寓掸除晦气。1月17日,家住城东村的顾阿姨一家开始过年的准备。中午吃过午饭,见日头高照,天气不错,一家之...

    民俗纪事  2010-08-23

  • 蒸笼米糕,来年高!

    1月16日早上七点不到,位于北新镇永丰村的一家蒸糕店内,前来排队蒸糕的人络绎不绝。有中年人,有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还有跟着大人前来凑热闹的小孩。大人们推着独轮小车,装着浸泡过的糯米和白米,小孩们则嘻嘻哈...

    民俗纪事  2010-08-23

  • 沙炒蚕豆,松脆香!

    腊月十五下午,漫天雪花在天地间粉饰上一层银妆。记者来到了近海镇黄海村村民陆卫飞的家。乘着难得的闲暇和雅兴,陆卫飞夫妇拿出置放了五六年的那罐“沙”,重温年前那道必备的“程序”——沙炒蚕豆。这已不是名符其...

    民俗纪事  2010-08-23

  • 炒蚕豆揣裤袋里

    我家中兄弟姐妹5个,小时候每回母亲炒完蚕豆,就叫我们坐在桌旁,给每人盛上一碗,倒在桌上,以示公平。我是小妹,但人小鬼大,瞅着哪堆多,便赶紧下手。然后就用小手帕包好,放在自认为隐秘的地方。我的隐藏地通常是自己的枕头底下,只在黄昏时分掏上一小把香香地吃上几粒。最开心的是在大队放电影时,揣上一口袋,边吃边...

    民俗纪事  2010-08-23

  • 过年吃好吃的

    那年我只有7岁,过年了,家里要蒸糕了,我们姐弟几个别提有多高兴了。那天晚上,我们全家吃好晚饭,父母就开始忙碌起来。搬来蒸格,洗干净蒸糕布,囤了很多井水,因为我们还小,也干不了什么活,母亲就让我们回屋睡觉。可一想到马上要蒸好的玉米糕,哪睡得着!为了不挨父亲的骂,我们姐弟几人就在门缝里,看着父亲站在灶边...

    民俗纪事  201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