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杂记

  • 浮屠梵音飘东疆

    ——记启东法音寺中天古塔 大江日夜东流远,晨钟暮鼓三千界,法界众生皆得度,宝塔朝夕法音近。在滚滚东流的长江巨龙的龙唇上坐落着一座年轻的寺庙——法音寺,这是启东善男信女和外地游人常去的处所。法音寺位...

    民风杂记  2017-07-24

  • 聆听百年老宅的浅吟低唱

    ——沈轶公故居探访记 美国哲学家爱默生曾经说过:“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带着历史印迹的私家民宅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只是关于它的记忆太多也太繁杂,以至于我们需要去寻找一些线索来追忆...

    民风杂记  2017-07-24

  • “驰骋”石兽今安在?

    在很多启东人记忆里,人民公园的石兽群是必不可少的景观。骑在石马上孩子们那种纯真的笑容,令人沉醉—— “驰骋”石兽今安在? 每逢夜晚,在江海路中央大道路口附近的河堤沿岸公园,不少周边居民结伴在此散...

    民风杂记  2017-07-24

  • 鲸鱼骨骼标本 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上世纪六十年代,每逢过节,孩子们都喜欢去人民公园玩耍,那里有一副“神奇”的鲸鱼骨骼标本—— 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鲸鱼骨现保存于紫薇公园。袁竞摄 说起汇龙镇的人民公园,上了点年纪的市民还有记忆。当...

    民风杂记  2017-07-21

  • 寿丰桥 一座桥一段历史

    建成于1924年的寿丰桥,坐落在合作镇曹家镇村。一晃近百年,它用饱经风霜的身躯默默记录着前尘往事—— 一座桥一段历史 古桥,是生活中的一道别样风景。它们沉默地陪伴映在水中的月,用承载了千百年风霜...

    民风杂记  2017-07-19

  • 启东县首届人民政府旧址见证昔日的荣光

    曹家镇上有条新民老街,启东县首届人民政府旧址就坐落在街边,透过旧址的印痕仍可触摸到历史的厚重—— 见证昔日的荣光 位于合作镇的曹家镇曾经是个大镇,镇上建设、中心、建生、新民四条老街承载了当年的繁...

    民风杂记  2017-07-19

  • 百年沧桑进士府

    吕四老街背后有一条南北走向似弄堂的巷子,一座老宅坐落在那里,斑驳的墙面和裸露的青砖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百年沧桑进士府 进士府建于清代同治12年(1873年)。其建筑为清式营造风格、硬山顶、三...

    民风杂记  2017-07-19

  • 启东设县分治始末

    历史上,启东曾分属三个县管辖。南部为新涨的沙地,史称“外沙”(因崇明称“内沙”,为与之区别故称“外沙”),1928年分治前隶属于崇明县;中部地区为“下沙”,1941年前隶属海门;北部...

    民风杂记  2017-07-17

  • 1965年珍贵纪录片《启东粮棉双丰收,慈溪学启东、赶启东》

    1964年,启东实现粮棉双高产,44万亩良田亩产粮食832斤,59万亩棉田亩产皮棉131.7斤,双双超过《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目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从1962年起,启东代表8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

    民风杂记  2017-07-14

  • 粮棉双高产的启东经验享誉全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启东在人口较多、耕地特少的情况下,实行粮棉并举,实现了粮棉双丰收、双高产,被誉为“金山银山一担挑”。启东成为全国产棉区争相学习的先进典型,粮棉双高产经验也传播至全国各地。 《人民日报...

    民风杂记  2011-02-18

图片推荐

    孙中山授印的启东首任县长袁希洛轶事

    孙中山授印的启东首任县长袁希洛轶事

    袁希洛,上海宝山人,同盟会会员,1928年启东设县后的首任县长。袁希洛的一生颇为传奇,经历十分丰富,这里选取其中一二。 1 为孙中山授临时大总统印 袁希洛在1957年撰写了《我在辛亥革命时的一
    制秤

    制秤

    海复镇百年秤号“陆荣顺”的最后传人陆燕菊,凝固五十载时光—— 潜心打磨一杆“良心秤” 老话说:“不识秤花,难以当家。”然而在电子秤随处可见的今天,别说“识秤花”了,这一杆老秤也似乎成了稀罕物件。
    打铁

    打铁

    铁铺守望者 “若要苦,打铁行船磨豆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火炉旁抡着沉重的铁锤,曾经如生铁般刚毅的王能岐一样没能逃过岁月的“打磨”,已然成了颤颤巍巍的耄耋老者。即便如此,
    箍镬盖

    箍镬盖

    南阳镇南塘村,67岁的陈仲标是箍镬盖的一把好手。17岁时,他就拿起劈竹刀,跟随姐夫学习箍镬盖。“我有小儿麻痹,腿脚不方便,只能学这门手艺,凭双手吃饭。”陈仲标向我们摊开双手——黝黑、粗糙,掌心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