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海舰队副参谋长杨汉黄将军

东疆儿女 / 2010-8-13

碧海长空铸军魂

8月12日,年逾八旬的海军少将杨汉黄携妻将子回到故里启东,在先辈和亲人的坟头敬香祈愿,亲切看望已故革命战友的家人。乡音乡情,令杨将军十分激动。他此行还特地向家乡人民赠送了自己的回忆录《峰云浪迹》,书中真实记录了杨汉黄将军戎马倥偬、战功卓著的军旅人生,生动反映了老一辈革命军人无惧无畏、勇于牺牲的核心价值观。

1952年9月和12月,杨汉黄先后击落两架敌机,他的“座驾”因此被喷上两颗红五星。

1.从苦孩子到解放军战士

■贫穷受欺促使走上革命路

1929年12月13日,杨汉黄出生于启东向阳村,乳名杨宝,而他童年的命运却似根“草”。7个月大时母亲病逝,原本贫穷的家庭因失却了能干的主妇而更凄苦。父亲租种了地主24亩盐碱地,忍受剥削辛苦劳作养活一家。12岁的三姐承当了母亲的角色,将嬴弱多病的弟弟喂养大。虽然极度困难,但父亲执意让儿子念书。在他的认识中,有了文化才能翻身。父亲苦心筹集学费,让杨汉黄读了6年书。

小学毕业那年,日伪军下乡搜剿新四军时抓走十多个村民,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杨汉黄未及逃离,一同被抓至曹家镇日伪军据点,过了19天的非人生活。日伪军抓人的目的就是要钱,父亲借债将他赎回。其间还被邻居小官吏以疏通关系为幌子敲诈了一笔。从此贫农变成赤贫,杨汉黄失了学。

怀着对日伪军、贪官污吏和地主的仇恨,杨汉黄于1945年只身前往曹家镇海东区队,加入了向往已久的新四军部队。经卫训队培训,杨汉黄在抗战末期当上了一名解放军战士。

■英勇战友激发杀敌信心

解放战争开始时,杨汉黄调入启东区游击营,多次参加酷似“躲猫猫”的伏击战。 在一次伏击战中被敌人围追堵截时,杨汉黄见识了老侦察员高希士的智勇双全。高希士曾是主力部队的老兵,伤愈后到了游击营。他对敌情了如指掌,能找准敌据点之间的间隙,带领部队在乡间小道快速撤离。遇敌时,他会沉着自如地边对答如流边快速接近,还未等敌人反应过来,他已举枪逼上敌人脑门。随后,他拽下敌人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在前面迷惑敌人,让部队一口气跑了20几里路,无一伤亡,顺利突围。游击营多次在高希士带领下虎口脱险,他曾两次孤身被数十个敌人包围,最终奇迹般脱险。在他光荣牺牲后,他所在的乡改名为“希士乡”。

浴血战场,伤亡在所难免,每一回都让杨汉黄心怀感伤。1948年5月6日夜间10时攻打强盗镇时,时任营医务员的杨汉黄在敌战壕外遇到一位伤员,他说自己大腿骨折。当时四周一片漆黑,杨汉黄摸不到他的右腿,伤员说,腿就翻在他自己的肩膀上。杨汉黄这才明白,他右腿上部的股骨头被子弹打断了。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伤员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每每回想至此,杨汉黄总是感叹,上战场的都是铁打的。在后来参与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中,那些并肩作战、前赴后继的战友们,成为激发杨汉黄英勇杀敌的动力。

2 从“小米加步枪”到“面包加飞机”

■成为全团首个飞行教员

1950年,杨汉黄被选调为空军飞行员,是当时他所在的华东军区警备八旅23团唯一一名合格入选者。从陆军到空军,不仅是从“小米加步枪”到“面包加飞机”的提升,也给杨汉黄的军旅生涯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其实,杨汉黄的平衡能力并不足以达到飞行员的要求,但他每次都凭藉顽强的毅力克服横滚后的头晕眼花。学飞是个艰难的过程,而歼击机飞行员危险系数最高。经历了无数次战役、目睹了无数次牺牲后的杨汉黄早已置之度外,而且,他坚信自己一定能走到安全飞行人员的行列中。

为此,杨汉黄加倍苦学理论、苦练技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的驾机飞行。为提高判断着陆高度的正确率,杨汉黄在航校往返机场乘坐的大卡车上,每回都站在最前面,按规定着陆视线的角度、方向、距离,盯着前方不断移动的地标、地物进行判断,以此提高着陆技术。

1951年1月2日,当跟着教员操纵的飞机上天时,杨汉黄感觉自己跟蓝天、跟飞行梦的距离是那么近。同年7月,他从航空学校毕业,分到空军部队,学驾米格15歼击机。良好的训练基础成就了他拔尖的着陆技术,但在进入中队(4架飞机)编队时,杨汉黄感觉自己的双机编队技能不够好,于是主动提出补课要求。退回补课是挺丢面子的事,但杨汉黄却赢回了过硬的飞行技能,而善于动脑勤于钻研的好习惯又使他掌握了更为全面的知识和技术。5个月后,他成了全团首批飞行员中第一个飞行教员。此时,他写了进航校后给父亲的第一封信,告诉父亲他已成为一名空中战斗员。

■战鹰贴上两颗红五星

插上理论和实践两个翅膀,杨汉黄在边教边学中摸索出了许多飞行经验,这使得他在抗美援朝57次巡航作战中大受裨益。1952年9月17日,杨汉黄所在团两个大队16架米格15歼击机战斗出航。他是二大队二中队僚机组长机,任务是寻歼敌机和支援陆军作战。进入朝鲜领空时,杨汉黄首先发现了4架F—86歼击敌机正迎头飞来伺机偷袭。请求攻击已来不及,杨汉黄当机立断一个左转追向敌长机,一串点射先让敌机处于被追态势。但随后追来的3架敌机使他陷于危险境地,而敌机的性能和作战经验又明显优于自己。但杨汉黄沉稳地紧咬敌长机,形成“一·一·三”格局,让后面的敌机无法锁定目标发射,任敌长机在空中翻花样,却始终未能摆脱杨汉黄的追踪,最终被击落。同年12月20日,杨汉黄驾驶歼击机击落一架美军F—4u战斗机,他的战鹰上因此喷上了两颗闪闪发光的红五星。1965年12月29日,杨汉黄所在的团被国防部授予“海空雄鹰团”荣誉称号,这是全海、空军中唯一获此殊荣的飞行团。

面对红五星,杨汉黄没有过分喜悦,却总结出了两次空战中的不足。他同样对自己16次的空中遇险都进行了分析研究。不断的实践和探索 ,保证了杨汉黄长达32年的安全飞行。

3 从航空兵到海军少将

■戎马生涯最后一战

抗美援朝结束后,1954年6月,杨汉黄所在的空军某师改编为海军航空兵某师,他又换上了海军服,从此投身于海军航空兵战斗力建设。

在海航,杨汉黄被培养成首批夜航教员,每个夜航飞行日必由他担任飞行教员或指挥员。此后,又成为第一个夜间复杂气象飞行教员、第一个螺旋飞行教员、第一个高级特技飞行教员等全师先行先任教的9个“第一”。以他特有的实践经验进行传授,培养出了一批批技能过硬的飞行员。

1955年1月18日,我军首次进行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激战7个多小时 ,解放了一江山岛。经历过陆地和空中战斗的杨汉黄受应急召唤,参加了这次海上战斗,这也是他戎马生涯中最后一次作战。当时杨汉黄因病住院,但师首长强烈要求他参战,这使他倍受鼓舞。杨汉黄的任务是驾驶米格15歼击机,直接掩护轰炸机、强击机、水面舰艇、登陆部队的舰艇攻岛作战,阻挡敌机来袭。在垂直3公里左右的空中,杨汉黄有幸俯视了壮观的战斗全景,可谓大饱眼福。眼瞅着敌阵地上的烟火尘土逐渐消失,杨汉黄觉得特别振奋过瘾。

■“旱鸭子”成为舰机合成专家

就在杨汉黄满腔热情于海空练兵工作时,一场浩劫突如其来,他以莫须有的罪名成为“革命”的对象,被迫停飞!苦难可以挺住,冤屈可以忍受,但离开胜于自己生命的飞行事业,杨汉黄痛苦不堪。他一次次地向上申诉,请求恢复飞行。这样的煎熬持续了5年半。1973年5月23日,海军党委决定让杨汉黄重上蓝天。当遭遇折损的铁翅膀重新张开,杨汉黄在欣慰的同时也惋惜那些流失的黄金岁月,他为此更加珍视这份事业。

1977年10月,杨汉黄从航空兵调任北海舰队副参谋长,成为一名真正的海军。要指挥运用多兵种训练作战,这“旱鸭子”就必须“下水”。杨汉黄迅速投入角色,“恶补”缺失的舰艇理论,因有着23年良好的海军航空兵工作经验。他很快熟识了舰艇,在此过程中他发现舰艇与飞机之间从来没进行过直接协同训练和作战,便自觉承担起将飞机和舰艇结合形成拳头效应的责任。经过坚持不懈的实践与探索,他给海军首长写了3次专题汇报建议,有的作为海军训练会议材料,有许多建议被采纳运用。他还为海军组织撰写和参加修改的相关规定和教范,发给全海军执行使用,使海军的舰机合成水平有了划时代的发展。1988年,杨汉黄又将自己的飞行经验写成教材《回顾与启迪》,成为飞行员人手一册的工具书。1988年9月,杨汉黄被中央军委授予海军少将军衔。       本报记者  陆玲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