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电话·网络

专题 / 民生记忆 / 2009-11-30

10月10日吃好晚饭,钟达元就和老伴一起急急地打开电脑。国庆节大女儿带回一台内置摄像头的新笔记本电脑,小女儿知道后便和父母电话约好这天晚上“见个面”。登录QQ,连接视频,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女儿的笑脸,特别是外孙跑到电脑里甜甜的一声“爷爷、奶奶”,更让老两口乐开了怀。

今年70岁的钟达元是一名退休医生,两个女儿一个在广州,一个在上海。有女儿女婿孝顺的电脑作催化剂,今年春季市老年大学开学,他报名参加了“网上冲浪”班,如今还“潮”起了视频聊天。将自己早年经历的通讯联络之难,与如今的即时沟通一相对照,他不禁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代。

县志记载,建国初期启东电信通讯已经中断,邮政通讯也只办理报刊信函和普通包裹业务。到1958年钟达元从南通医学院毕业来启时,启东的邮电设施通讯已随经济建设规模的扩大而得到迅速的发展,每月花8分钱买一张邮票给常州武进的老家写一封平安信成了他雷打不动的选择。回家探亲要坐船转火车再转公共汽车,一路上夜以继日、马不停蹄要走两天两夜,一封信交到家人手中顺利的话也要四五天。遇上急事,就拍那按字计价的电报了。一份电报再简练也要三二元钱,对月工资30出头的他来说不是一笔小开支,非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拍电报的。连结婚这么大的事,他也只是写了一封信告诉父母。直到大女儿3个月时一家人回去探亲,父母才看见儿媳妇的模样。

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知道,那时候打电话是相当困难的事情,电话比电报还要金贵。一般安装电话都是单位,私人打电话要到邮局的电话大厅。1951年夏初,汇龙电讯营业所成立,设置10门磁石桌机一部(长话市话兼用),架设启东至海门2.6铁线一对,对外开办长话业务。1973年,90门磁石式长话交换机改置180门共电式。到1985年,启东也只有长话电路38条,其中至上海8条,至南京2条,至崇明1条,其余27条均为南通地区内线路。长途电话要靠人工转接,等上几个小时也不一定能接通。

上世纪90年代初,程控电话交换机引进投运,电子计算机以预先编好的程序来控制交换机的接续动作,长途电话全部为直拨。两个女儿都考上了外地的学校,钟达元和爱人一商量,花1800元“巨款”在家装上了电话。不过,当时电话的作用并不大。南京那边学生宿舍的电话打过去得让人传呼,不一定每次都接得到,小的孩子学校宿舍里连电话都没有,加上长途话费贵得吓人,有啥事情还是主要靠信件沟通。到孩子们毕业参加工作特别是结婚成家后,电话才逐渐发挥效用。现如今程控电话通话质量好收费价格低,母女间说说体己的悄悄话,常常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而电报、航空信等业务也早就退出了电信服务的历史舞台。

今年钟达元从老年大学下课后,还当起了义务家庭教师,手把手地教会了老伴打五笔字型,发电子邮件,上QQ聊天和下载工具软件,有个啥事和孩子们通过互联网联络。说起网上冲浪的感觉,两位老人异口同声:“一分钱都不要,而且就像面对面一样那么真切,那个感觉和打电话完全不一样。”        本报记者    黄   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