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缸·水井·水龙头

专题 / 民生记忆 / 2009-11-30

“如果哪天家里要摆酒,就要赶早去提几桶水过来,晚了就来不及了……”逾七旬的李先生向记者回忆起50多年前挑水吃的情景时,眼里流露的不仅是对过去的无奈感叹,还有对现今生活的满足感。那时,市区居民的日常用水主要依靠河水、井水。家住紫薇二村的顾先生清晰记得,上世纪60年代,他在启东中学上学时,学校食堂门口就摆了几口大水缸储水,食堂的师傅每天都要用扁担挑来河水,装满水缸。

据《启东县志》记载,解放前,县城居民主要饮用沟河水。解放后逐步转为饮用井水。1963年,县城修复水井5口,新建小井5口。1965年年底,县城的水井增至87口,其中大型井63口,饮用井水的居民达三分之二多。“1973年,为了加快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解决市区居民生活用水难的问题,原县革命委员会正式发文,成立了自来水厂筹建委员会。”原县自来水厂退休职工沈凯回忆,“自来水厂1975年10月1日正式通水,日采水量8000吨左右,城区居民开始用上了自来水。”此后,自来水厂不断增打深水井,加大供水能力,至1980年,水厂共有深水井7口,日供水能力18624吨,城区自来水普及率达到95%。“我上六年级那年,原先只在镇上看见过的自来水管也铺到了我家。”家住合作镇元和村的施勇的记忆里,自来水如同城里的高楼一样让他羡慕。通水的那天,他放学回家看到汩汩流出的清水顿时感到生活是如此的幸福。他轻轻拧开水龙头,清水便自动流了出来,那水声“哗啦啦”如乐章流淌在他的心间。

自来水进入千家万户,给居民生活带来了方便,却也增了新的烦恼。年长一些的人们都有这样的生活记忆:每当时近中午和黄昏,正是大多数人家下厨张罗的时候,水龙头里的水流就时大时小、时有时无。家住城河新村的陈阿姨对此记忆特别深刻。10多年前,陈阿姨家里搞装修,原先的旧房子装潢得亮堂堂,屋里还添置了不少电器、家具。可在厨房装修时却遇上了难题,原先的一口大水缸不知该如何处置它。扔吧,她家住5楼,一到用水高峰,水流就特小,还得用它储水;不扔,又与家里的整体风格很不和谐。最后,不得不砌了一个水泥池子来替代水缸,占了不少的空间。

“以前水压不足,着实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下班后急急忙忙回家做饭,却遇上那‘涓涓细流’,我常常忍不住冲着不会做饭的丈夫发火。”陈阿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如今,可不一样了,住得再高都不怕。前几年,儿子买了套高层住宅,住在15层,那水照样哗啦啦地喷涌而出。”

“喝上了自来水,固然方便,但还得喝上洁净、安全的自来水,那才舒心。”启东是水质型缺水地区,不少市民对自来水水质一直很是关注。“以前自来水总有点浑浊,前几年我们家里的大水缸还留着呢,就是用来储水,然后在里面投放明矾,提高水质。”家住合作镇元和村的黄成英回忆道。

“为了让居民饮用上更优质的自来水,我市2005年10月正式启动区域供水工程。市委、市政府把区域供水工程作为一号工程来抓,不惜巨额投资从南通洪港水厂引来洁净的长江水。”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张熹向记者介绍道,“目前区域供水一、二、三期工程均竣工投产,日供水能力为15万吨,我市大部分居民已经喝上了洁净的长江水。”          本报记者    丁路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