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电灯,让生活更亮堂

专题 / 民生记忆 / 2009-10-12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一盏电灯,曾是老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71岁的施玉珍老人家住南阳镇清东村,洋油盏那如豆的火苗伴着她度过了青春岁月。婚后一家老小的身上衣、脚底鞋,全靠她一双巧手忙里偷闲缝制。白天集体下田参加劳动,许多针线活就只得留到晚上做。“当时农村没有电,一般人家晚上靠洋油盏照明,有钱人家才能用上美孚灯。”老人回忆道。记得是1970年,电线杆竖到了小队,丈夫到崇明买回一段花线,长短刚够接到房头里,家里便只能装一盏25W的电灯。装好电灯的第一天晚上,一拉灯绳眼前亮如白昼,施玉珍高兴地坐上了织机就不愿下来,踏板飞梭彻夜未眠。记得村里有一位“不信邪”的大胆村民,疑惑一根线怎么就能送来光明,拿起锹去铡电线,“吃着一记小生活”后,这位“可爱”的村民一直与电保持安全距离。

就是在现代文明领先一步的城市,电灯也有着遥远的记忆。79岁的张正方老人记得,日本鬼子来之前,汇龙镇曾有过电灯。当时父亲张侠风供职于国民党县党部,柴油发电机就在新市场(今幸福岛)南段他家的院子里。电灯很少,灯光发红发黄,一闪一闪的。就是这样简陋薄弱的电力设施,也遭到日军的彻底破坏。

据《启东县电力工业志》记载,解放后启东县政府迁入汇龙镇,党政各界人士极力倡导兴办电力。1954年3月,启东重新开创电力。县委、县政府指派专人召集汇龙镇各企业负责人会议,筹建合作社型发电组,取名为汇龙发电组。财力、物力不充裕,发供电设备和其他购置资金均为各单位筹借汇集。解放军驻启东部队提供了单相交流10千瓦发电机一台,借王裕能油坊24匹马力柴油机一台,邮电局电话线杆82支代替电杆,向县供销合作社借款2500元购置电器设备。发电机组设于团结街南首黄养浩油坊,聘请司机黄养之、内外线工潘阿金、炉工吴大所等,四处奔波购得设备零件,日夜摸索安装,历时两个月,是年5月1日晚正式发电。县委机关、汇龙镇驻军306团、县供销合作社等20多个单位500余盏电灯照亮了县城的夜空。同年10月,照明灯有2200多只。1959年,在幸福街和民主街及电厂周围装起了路灯。

已退休的原供电局局长陈建臣介绍,1959年开始,供电线路架设到农村,农村第一个用上电的是永阳公社的十六大队。以后每年都有新的发电机投入运行,发电量呈几何级数上升,用电范围不断扩大。1958年,县政府在头兴港河东开办电厂,至1966年,全年发电总量达747.1万度。1970年,第一条35千伏的高压线从海门悦来镇架至启东汇龙镇,供电量大增,各区都建起了变电所,镇区主要街道都安装了路灯。1985年,我市第一个110千伏输变电工程竣工投运,此举为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用电量的增加提供了可能性。

岁月如梭,多少城乡用电逸事,均付笑谈之中。如今,施玉珍老人家里不仅间间屋里装上电灯,孩子们还送来了电视机、电冰箱、空调、微波炉、电动车等等以前闻所未闻、想都没想的电器,生活的品质不断提高。到儿子女儿家中小住,街头闪烁的霓虹灯,让老人也发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慨。           本报记者    黄  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