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家园似花园

专题 / 城市记忆 / 2009-9-14
我们的家园似花园

人民公园曾是汇龙镇唯一的公园,凭票入园是不少人儿时的记忆。而如今,紫薇公园、儿童乐园、南城河观光长廊、中央大道绿化工程……无论是居民区还是商业区,不经意随处一拐,总有一幅绿意盎然的美景在等着你——我们的家园似花园

晴天的一早一晚,胡雨亭常会到人民公园休闲广场走一走。今年57岁的他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他和父亲两代人都在这个广场的前身——人民公园里担任过“花管家”。

县志记载,启东设县治的第二年,豪绅顾德山做寿,席间宾客议论,周边崇明、海门、南通均有山,“唯启东无山,有损风水,主张建一公园,并筑山对峙”。于是1930年,顾德山用寿礼购地8亩,种植花木,兴建公园。1935年园内树木成荫,便在园东角凿湖筑山,名曰麟山。其后地方绅士出钱建亭,增辟园址,取名中山公园。公园虽小,但紧凑之中可见林荫曲道、湖光亭影,足让人们闲来消遣。后来日军和国民党还乡团以公园为据点,在山顶修筑碉堡,园内挖掘壕沟,架设铁丝网,毁桥破亭损碑,公园面目全非。

建国后,政府重建公园,当时的启东县委派胡雨亭的父亲胡振鹏管理人民公园。“1950年春,经县各界人民代表大会提议,公园正式更名为‘人民公园’。”胡雨亭回忆道,“在这期间,我父亲把合作老家的所有花木用8只船运到汇龙镇,成了公园的第一代花木。到1960年,公园面积已达到37.5亩,人民公园成为人民休闲娱乐的好场所。”父亲离休时,在电子研究所工作的胡雨亭调到人民公园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悉心管护着园内的一草一木,使人民公园成为名副其实的“森林公园”。

家住紫薇一村的王先生还记得上小学时每次去公园,他都会到麟山北麓摸摸石朝官,爬爬石狮、石虎、石马、石羊,间或钻到西北角的树林深处隔着窗户惊讶于鲸鱼骨架的硕大无朋,再随手偷折一枝桂花。在汇龙中学上学那几年,透过教室的窗口就能看到人民公园的葱茏绿树、田田荷叶。偶尔发现热恋男女的亲密之举,他还会悄悄地拉同桌一起欣赏。王先生没想到的是,后来自己和妻子的第一次约会,也选在了人民公园;壮着胆子第一次拉她的小手,便在公园的林荫道上。

到2003年,人民公园休闲广场工程拉开建设序幕。在人们的期待中,一座无围墙的开放式公园很快显山露水,绿树丛中繁花点点,音乐喷泉婀娜迷人,雕塑小品风格独特,更有那夜幕降临时的霓虹闪烁、灯河璀璨。于是,晨练的人们在这里舞扇练拳打羽毛球,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着翩翩起舞的市民和轮滑如飞的孩童……

到城北参加了几次义务植树后,那一片绿地建成了紫薇公园,王先生也把女朋友娶进了门。令王先生欣喜的是,随着城市品位的不断提升,政府还绿于民,还园于民。紫薇公园的围墙也不见了踪影,市民游园不再交费。改造后的紫薇公园绿树掩映碧草青青,石刻尽显江海风情,九曲桥畔竹影婆娑,紫薇湖上野鸭戏水。晚饭后陪娇妻爱子来到这里散步,王先生感觉又找回了久违的浪漫和柔情。

空下来时,王先生带着上小学的儿子在市区四处转转。不转不知道,一转不得了。街心花园、儿童乐园、滨河广电广场、南城河观光长廊、庙港河景观带、中央大道绿化工程……一批“水清、岸绿、景美”的城市新景观成了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人们宛若置身在一个大花园中。

“公园是城市的美丽插图和文化象征。社会发展了,时代进步了,我们的公园也越建越多,越建越美,真是今非昔比呀!”面对人民公园休闲广场,胡雨亭感慨万千。        本报记者    黄  淼 

图为昔日的人民公园(正门)和今日的城市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