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擒陆允科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9-14

1943年4月,日寇侵占了石堤地区,强制推行伪化。为掌握敌情,粉碎敌人“清乡”计划,吕四区委决定派家住石圩村的陆允科当石堤乡“伪乡长”,任务是对敌表面上予以应付,为我及时提供情报。陆打入敌人内部后,开始尚能传送情报,但时间一长,陆受敌诱惑而变节,甘当汉奸,公然带领日伪下乡捉人绑票。吕四区委研究决定捕捉陆允科,给予训诫。

1944年春,石堤乡乡长沈士进带领徐则贤、陈兆能等民兵在丙村岸上抓获陆,押解区里。区队教导员江行等领导对其教育训诫:执迷不悟,死路一条;洗手不干,才是出路。陆满口应诺,表示痛改前非。陆被放回家后,仍然偷偷摸摸溜到据点吃喝玩乐,继续为非作歹。

1944年7月,陆窜至施家仓吃喝,被沈士进带领的几个民兵再次捉到区里。这次,他又苦苦求饶,发誓将功补过。区委决定再给他一次赎罪机会。但陆贼性不改,跑到四堤乡当起伪乡长,为敌出谋划策,出卖机密。远近群众都切齿痛骂他“三尺短命丁”。吕四区委决定除掉这一毒蛇。

1945年农历正月半,陆随日寇从大闸撤退至吕四。陆住杨春林巷子以南,戒备森严,难以下手。洛伽乡民兵卢茂林请来李春祥,负责把陆引出洞。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李春祥和陆走出吕四区公所大门,经过夏王点心店时,李对陆说:“陆乡长,这里的蛋油饼酵老,味淡,不香,还是去尝尝有名的永兴园的点心吧!”李和陆来到东街板桥上就看见了永兴园的招牌,离店不远的街心有两个一高一矮的小伙子正谈论着什么。李带着陆走近这两人身旁,矮个子拍了拍同伴的肩膀说:“早上说的不谈了啦,这里人太多,到东元森糟坊去谈,那里清静!”李春祥知道这是民兵姚庙庆在暗示,动手地点改在“东元森糟坊”,离板桥东十多米。

时近中午,糟坊门外有几个挑粪大汉和卖菜农民坐在那边抽烟,里面靠近柜台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张学礼、卢茂林等四个人,李春祥拉着陆允科走了进来,请陆落了座,并很热情地说:“陆乡长,你难得来,我去一去就来!”径自向后门走去。只见旁边酒桌上张学礼右手把酒杯一举,姚庙庆一转身,猛地钳住陆的双手,往后一扭。陆一个踉跄,刘德昌抢上一步,右手插在放枪的袍袋里,枪口对准了陆,双目怒视:“站好,放老实点!”此时,挑粪的、卖菜的都倏地站起来,握紧手中的扁担。陆结结巴巴地说:“别误会,我不是……”“知道不是,就该放漂亮点,陆乡长!”卢茂林终于打断了他的话,在他肩上一拍,喝声“走!”

叛徒陆允科后被洛伽乡民兵处决在牛桥附近。(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