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袭利民镇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9-2

利民镇原是一条东西不到200米长的小镇。1943年5月17日,伪军占领了该镇,就在镇的东西两头各筑起了一座碉堡,实行“清乡”。从此,伪军经常下乡抢劫、绑票、强奸。周围群众恨之入骨。

1944年6月11日,东南行动队政委赵一德带了8个短枪队员到了海东区,准备配合区队拔除这个据点。沈坚如马上派出区队队员黄建新去据点侦察,得到的确切情报是:敌据点不太牢固。一个在西市梢桥堍头,有一个班的伪警察驻防;一个在东街,有一个排的伪军。西街竖河大桥上设有双岗。如要进攻只能从街上出入,渡河进出比较困难。敌人斗志涣散,纪律松弛,白天经常上街游荡。赵一德、沈坚如通过对敌情的仔细分析,认为晚上敌人龟缩据点,有所防范,攻据点比较困难,决定来个白天化装奇袭智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6月12日下午三四点光景,沈坚如派出区队排长黄才林,队员黄建新、蔡学良、沈志刚等5人组成突击组,各人腰间佩了短枪、手榴弹,从杨香圃沈延贵宅出发。黄才林扮“医生”,身穿杭绸长衫,头戴凉帽,一个推车,一个拉车,说是为利民镇东边的陆保官有急病请的郎中,跑得满头大汗。紧随车子后面的沈志刚等2人,化装成请医生的伙计。“医生”车子刚出发,沈坚如、赵一德带着区队、行动队两个班的兵力以及民兵、群众纷纷向利民镇进发。快步前进的“医生”车子,很快进了利民镇西市梢。在竖河大桥上高跷二郎腿的2个哨兵,正同镇上20多个妇女乘凉扯谈,正要让开快步前来的“医生”车子,3个突击队员眼明手快,夺下哨兵手里的步枪。车子过桥一个急转弯,向北到了伪警察驻地门口。一个站岗的哨兵骂道:“他妈的!干嘛像奔丧似的的快跑!”话音未落,“医生”车子突然向哨兵一倒,哨兵惶恐后退。“车夫”扑上去当胸一拳,哨兵抱头鼠窜。接着跟车的沈志刚等也扑进大门,同时掷出两颗手榴弹,手榴弹在伪警察署天井里开了花。里面的敌人当即乱作一团,正在洗澡的来不及穿衣,躲在墙角头;正在吃饭的丢掉碗筷避到灶门口;几个乘凉的警察太太吓得哇哇直叫,直往台子底下钻。“缴枪不杀,优待俘虏!”黄才林一声喊,穿黑军装的伪警察一个一个举手投降。

突击组神速地解决了伪警察署,赵一德、沈坚如带着人马及时赶到。沈坚如立即布置2名队员看管俘虏,其余全部向东街进攻,团团围住了伪军据点。伪军听到手榴弹爆炸声,知道不妙,全排冲出碉堡,手持武器准备抵抗。沈坚如冲到前面,高喊:“新四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谁要抵抗,死在眼前!”边喊边指着大队人马,“你们看,我们军队已到,打不打,由你们选择!”这时已占领据点周围的军民喊杀声震天响。敌人觉察到自己已成瓮中之鳖,吓得魂不附体,只好乖乖地丢下武器,举手投降,一个一个地走下碉堡。于是,军民放了一把火将碉堡烧掉。

白天化装奇袭智取利民镇据点,仅50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我方只消耗了两颗手榴弹,抓俘虏49名,缴获步枪22支和大批子弹。四分区对海东区队创造白天化装奇袭全歼敌人的光辉战例,通令嘉奖,给予高度评价。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