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敌武器我们造

专题 / 红色记忆 / 2009-8-20
杀敌武器我们造

1940年前后,曹家镇上有三家铁店,店主分别是街西头的姚德昌、街南头的朱德昌和街东头的郁梦郎。他们在日寇入侵,民族危亡的时刻,冒着全家被杀头的危险,秘密为新四军打造杀敌武器和修防御工事用的器具。

8月14日,记者联系到了姚德昌的儿子姚建成。当年才8岁的姚建成至今仍能清晰地记起父辈们当年的英雄之举。

1940年初的一天,我正在铁店前玩“打砖板”,突然来了一个熟人找爹爹,还带来了两个陌生人。陌生人自称老黄(约50岁)和老胡(约30岁)。经熟人介绍得知,老黄和老胡都是新四军战士,他们来我家是想请父亲帮忙打制三角刺刀和修工事用的小洋锹。当时离曹家镇20里的南阳镇、16里的久隆镇、8里的富安镇上都有日军的据点,鬼子也常常来曹家镇扫荡。做这样的“生意”,一旦被鬼子或者镇上的汉奸知道了,就要被杀头的。但父亲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为了不被别人发现,我父亲五更天就起来,在昏暗的豆油灯下打制三角刺刀。由于我家地处偏僻,有时也会在白天赶制一些新四军急需的工具,此时我就会在离家一里远的地方假装“打砖板”,一旦发现有鬼子扫荡,就马上回去报信。为了把赶制出来的刺刀和小洋锹藏起来,父亲还偷偷在后院挖了一个坑,上面堆上了柴草。等老黄和老胡通知交货的时候再拿出来。说来奇怪,只要爹爹每次把刺刀和洋锹捆扎好装进麻袋,晚饭后码放在家门前,第二天麻袋里的铁器就不见了。爹爹悄悄地告诉我,武器已被新四军连夜运走了。

新四军买卖公平,从不拖欠我们工资,发的是江淮票,只是当时社会上流通的是储备票,江淮票不怎么流通,他们为了补偿我们一般会多给我们一点。

在这期间,有一个汉奸看到我父亲的手艺不错,要我父亲给日本鬼子打刺刀。父亲听后说道:“这是用来杀中国人的,我怎么可能帮他们做。”但直接拒绝鬼子的话,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父亲想起老黄和老胡说过,日本鬼子很信佛。于是,父亲就假装“吃素”,还专门托人买来了佛龛,摆在铁店里。汉奸带着鬼子再次来找父亲打刺刀的时候,父亲就说他是信佛的,用来杀人的东西他是不会打制的。汉奸逼问父亲为什么会打制菜刀,父亲说菜刀杀的是“吃物”,这才躲过一劫。

由于我家地方大且偏僻,两位新四军战士还经常住我家。有一天,老黄和老胡外出办事,二根手枪和二颗手榴弹就藏在我家床上枕头底下。不料,日本鬼子却突然来扫荡,父亲急忙把手枪和手榴弹偷偷沉到房子后面的小河里。老黄和老胡平安回来后才把手枪和手榴弹从河里捞了出来。

一年后,老黄和老胡从曹家镇撤离,我们为新四军造武器这件事也就一直成了秘密。      讲述人  姚建成   整理  丁路健

图为:姚建成(左)与朱德昌的弟弟顾志荣回忆当年往事。  吴小静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