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张侠风

专题 / 红色记忆 / 2009-8-20
我的父亲张侠风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我一直珍藏着记录父亲参加革命斗争的图文资料,希望子孙后代能永远铭记这一段光荣历史,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

追求进步   组织农运

1921年,父亲21岁成家后在北惠阳镇自己开店做生意。其间在两位老师的启发下参加了国民党。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作为国民党中的进步分子,他积极响应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支持学生革命运动和社会进步活动。

1927年秋,父亲和赵克明、吴象耕在惠阳镇地区宣传农民革命主张,组织农民协会,领导农民对封建地主开展减租、罢租斗争。启东设县后,父亲在国民党县党部任录事。他在农民协会整理委员会工作期间,宁愿违抗上级要求,坚决不把共产党员从协会中清除掉,坚持为农民说话,组织业佃仲裁会,规定田租价每千步(合4亩)不超过5元,比原租额减低了一半。

抵制日货   宣传抗日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县党部成立了由父亲负责的查禁日货委员会,向各个港口派出检查员,严查日货入境。父亲特地赴沪学习识别日货的知识。途经三和港时,父亲发现一艘装载豆饼的船只可疑,检查发现豆饼是卖给日军当马粮的。父亲当即通知公安局驻港分所扣押该船。货主对此恨之入骨,乘船先到上海,雇佣流氓候在码头,企图行凶。幸亏父亲机警,换乘一只小船从别处上岸得以脱身。

抗战爆发后,启东县抗日动员委员会在港口和大集镇设联络点,开展抗日宣传及清查日货活动。父亲组织商民购买武器,成立民众自卫第二大队。他还担任抗日业余剧团团长,排演了一出《失地之痛》的小剧巡回演出。8岁的我和父亲一起登台,扮演一对流离失所的父子,演出激起了更多群众对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极大义愤。

团结抗日   爱国奋斗

1938年3月27日,日军侵占汇龙镇。父亲和县党部的周儒谦、费一夫等,一致主张成立启东抗日义勇军,与侵略者决一死战。在大家的一致推选下,我父亲担任了该队伍的副官长。4月5日,日军再次侵占汇龙镇。当晚,抗日义勇军联合地方武装,打响了启东抗日第一枪,鼓舞了人民的抗日斗志。随着新四军的东进,启东地方武装部队被改编为新四军五团三营,父亲担任三营副官。1940年11月,启东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随后建立区级政权,父亲担任启东一区(汇龙区)区长,亲自批准处决了4名汉奸,伸张了民族正气。

记得父亲说过,后来,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发出通缉令,父亲等十余人“因参加‘匪伪’工作,永远开除党籍并查办”。反顽斗争形势紧张时,国民党叫嚣:“抓到张侠风一家,悬赏皮棉若干、黄豆若干。”父亲、母亲带着我们跟着区大队辗转奔波。1947年形势好转时回启开办利民棉织厂,织军用布和毛巾。

解放后,父亲曾任启东县副县长、县政协副主席、县工商联主任委员等职。1982年离休后,父亲积极撰写提供文史资料,从中我们了解了许多渐被人遗忘的红色往事。我为我的父亲骄傲。         讲述人   张正方    整理    黄  淼      

图为:1957年春节,张侠风夫妇和两个儿子一家在幸福街的家门口合影。后排左三为张侠风,左二为张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