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潜伏”

专题 / 红色记忆 / 2009-8-20
名医“潜伏”

人们都知道吴功仁是吕四地区有名的好医生,殊不知,他还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利用医生这一“良民”身份做掩护,提供情报,镇压汉奸,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日寇入侵,民族危亡,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抱着赤诚之心,以各种方式投身抗日洪流。吕四名医吴功仁就是其中一员。

日前,记者专程前往吕四,却遗憾地得悉吴老已于去年离世。在镇政府的帮助下,记者找到吴老生前交好的离休干部张墨池,聆听张老讲述吴功仁当年的故事——

■义愤共抗外敌

吴功仁出生在1916年,他父亲开的同泰染坊就在现吕四港镇烈士街地段。那时镇上没有中学,吴功仁小学毕业后就学了医。日军第一次轰炸吕四那天,吴功仁没有出诊,在家里帮父亲料理店务。忽然天空传来嗡嗡声,飞来5架日机,他家6间店面被炸光,一个学徒和一个来染布的老妈妈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他还看见一个青年背后被炸了个窟窿,血如泉涌,还拼命朝屋后河边跑,没走多远便倒在河里死了。

带着对侵略者的仇恨,1942年农历四月初,吴功仁的父亲和叔父(太和染坊老板)毅然接下了为新四军一师三旅代染军布的生意。老师傅和学徒连续忙了三个星期,把1340匹布全部染成了灰色,晒干卷好,只等新四军派船来运。

■“良民”巧运军布

没料到不久传来消息,鬼子就要来了。吴功仁全家急得要命。那时日寇搞封锁,军布作为紧缺的战备物资,一旦让敌人发现,店破人亡是肯定的事。一家人晚上在豆油灯下商议:“我们要靠新四军赶走敌人,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保存好这批军布。”10多个人连夜动手忙了一个通宵,在堆放杂物的小屋内砌了道夹墙,用染料将墙面伪装得和周围一样,将军布藏在里面。

农历五月初二,日军占领了吕四。吴功仁借出诊之机四处打探“四阿哥”的消息。每次坐独轮车出南门高桥,日寇岗哨一声“良民的有,开路!”让吴功仁满怀气愤与屈辱。经过3个月的察访总算找到了吕四区区长徐瑞彬,经他同意决定将灰色布染成黑色偷运出镇。吴功仁胆大心细,以下乡出诊为名,将布匹做成独轮车坐垫躲过检查。为防止敌人发现 “坐垫” 少了,他每次都从南门出去,绕道从东北门返回。第二年夏天,敌人大肆“清乡”,吕四区委对汉奸施加压力,通过伪镇长用10多辆小车将余下的布运出了由和平军(伪军)驻守的东北门,一匹不少地交到了吕四区大队。

■悬壶济世救国

因为医术高明的吴功仁在吕四声望较高,日伪让吴功仁出任伪保长。1953年的“肃反运动”中,在上海某联合诊所工作的吴功仁因这段历史而被打成“反革命”,发配回乡。从那往后,清瘦的吴功仁在镇医院为人把脉开方,沉默寡言。

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一天,生活出现戏剧性的一幕。一位病人认出了吴功仁。这位当时与吴功仁单线联系的交通员的出现,澄清了那一段历史。原来,吴功仁任“保长” 期间身在曹营心在汉,受我党吕四区委张伯英的直接领导,利用医生这一“良民”身份做掩护,提供情报,镇压汉奸,为共产党做了许多事。解放后,因为不知道地下交通员的姓名,张伯英当时也未能记起这段往事,致使吴功仁蒙受了冤屈。“吴功仁在和我的交往中每每提及往事时,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抗日义举。”张老不无佩服地告诉记者说。         本报记者   黄 淼

图为离休干部张墨池动情地讲述着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