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火种在红楼播下

专题 / 红色记忆 / 2009-8-20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说起启东革命史,离不开播种下第一颗革命火种的曹家镇红楼。7月24日,记者怀着崇敬之心,踏上寻访红楼知情人之路——

红楼位于曹家镇老街。老街东西长约500米,过去的青石板街面因为破损严重,于3年前改成了1米5宽的水泥路。虽方便了人们行路,却冲淡了历史的印迹。走进老街西段一幢坐北朝南的砖木结构老屋,记者意外地得知,这里就是名声远扬的红楼。

这是一幢带阁楼的老式平房,墙头门窗清晰可辨岁月的斑驳和翻修的痕迹。一位老奶奶正坐在桌前裹着馄饨,89岁的袁祥兴闻声从里屋出来,不无遗憾地告诉记者,当年在这里开会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知情人也越来越难觅。

老人零星片断地讲述了一些久远的往事。1925年启东还未设立县治,隶属海门县的曹家镇是一个大型集镇,早点铺、布庄、粮食行、剃头店、杂货店……店铺比肩而立,甚是热闹,为共产党人躲避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迫害创造了有利条件。尚处童年的袁老看着姐夫徐凤祥和张振新、张志群、严大里、严大信等人,有时白天,有时晚上,一起钻到阁楼上聚会。后来他才知道,姐夫加入了共产党。他们是以店铺为掩护,秘密地开展活动,发传单,贴布告,宣传革命道理。

地下斗争的形势是严峻的。老人还记得国民党四处捉拿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为不引人注目,会议或者在东屋阁楼或者在中屋阁楼进行。后来因叛徒出卖,一些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被捉到海门。有人大义凛然慷慨赴死,有人在自首书上签字脱党。血雨腥风中,姐夫徐凤祥在其孩子1岁时就光荣牺牲,至今已有74个年头。

听罢老人的回忆,记者爬上了阁楼。最矮处刚能直起腰的狭小空间里空空如也,然而记者耳畔依稀传来商贩此起彼伏的吆喝,眼前仿佛看到青年热血沸腾的激昂。红楼传递的精神力量,让记者再一次感悟到革命先烈为解放劳苦大众前赴后继的献身精神,更深刻地感触今天和平的来之不易。

逝水流年。老街的繁华早已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中。红楼最东面的一间即现在的中心街10号,也在30多年前一次翻修中拆除了阁楼。相对于热闹的新街,洗尽铅华的老街显得格外平和宁静。然而,数年前,老街一位年轻居民在修建化粪池时发现了一个装满子弹的酒瓶,把战火纷飞的年代再一次拉到了身边。人们再一次坚信,那些红色的记忆会代代相传,永不褪色。

■背景链接:1925年夏,在中共地下组织掌握的上海大学学习的曹家镇青年严大里,根据学校的要求,借暑假之机,联络了从上海、南通、海门等地返乡的进步学生和青年教师,在开明小学集中开会,成立了启海地区第一个革命组织——青年协会。青年协会的宗旨是联合有志于革命的青年,学习社会主义新思想,开展唤醒民众的革命工作。他们经常聚集在严家的小阁楼上(即现在所称的红楼), 传阅《共产党宣言》《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探讨俄国革命和中国时政。红楼成为当时革命青年的活动中心。2007年,红楼被批准为启东市文物保护单位。        本报记者   黄 淼   通讯员 黄 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