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擒伪团长彭效朋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8-20

彭效朋是苏北沿海的海匪之一,又是苏北“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的干儿子。彭效朋在日寇侵占吕四后投敌,在沿海一带危害老百姓,对过往渔船强卖旗子(如不买他的“旗”,不得放行,强迫船主出买路钱),勾结吕四“清乡”头目对吕四地区群众和渔民,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罪行累累。

彭效朋自恃在吕四有各种关系,主动向张北生献计:“吕四一带我有办法,可以通过关系除掉‘共匪’区长徐瑞彬,然后摧毁吕四共方武装力量……”1943年夏天,彭匪由妻兄严仁宽转给徐瑞彬一封信,约请徐区长面谈要事。不久,彭匪来了第二封信, 10月24日彭匪又来了第三封信,在信的最后说:“如你不能来,由你约定地点,我可亲自来乡间面谈。”

区委和区政府通过研究,由徐给彭回信说:“我来吕四不便,请你来乡下面谈,时间为明天夜晚,地点在七甲与八甲间。”彭不知内情,带了副官仲某、秘书严仁宽及秦潭的士绅彭继峰等人来到七甲桥对面顾乐义的老宅。但他等了一个多小时,仍不见徐来。彭好像发现了什么,就把子弹推上了膛。此时,徐区长和教导员江行、副连长范仲奎带了陆顺昌、吴祖华等5个短枪队员,分三路伏在顾乐义宅前的横路东面和南边。彭效朋等在顾乐义的指点下,刚走到顾乐义宅的吊桥,转身向东时,伏在吊桥南边的江行等4人首先扑上去,分别喝住彭匪等4人,迅速将彭匪和仲副官身上的武器缴下,其他两路同时出动,并用麻绳将他们一个一个捆住。因天已黑,彭分不清是谁,只是连连叫喊:“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我方当即把彭效朋等4人押到吕复乡小圩村黄明章家里。

徐区长审问彭效朋,这时,彭慌张起来,头冒大汗。徐说:“你的阴谋,我们有数了,请不要再欺骗我们了。”彭见势不妙,立即转变了口气央求说:“我错了,不该骗你们,现在我就叫杨家灶部队过来就是了。”当场他写了一封信,大意是:王连长(指彭部下的王连奎),我已到新四军这里了,请把部队带过来,切切勿误。徐说:“我们派人和你一同到杨家灶据点前喊话,如王连长过来了,就算你是诚意的。”彭效朋答应了。

时过半夜,石根和徐瑞彬等立即率领人员转移宿营地点,以防止敌人报复。江行教导员率领区短枪队员把彭匪押到杨家灶据点的南边二三百米远的地方,命令彭对据点喊话,叫王连奎投降。彭只得高喊:“王连长,你过来吧!我已在新四军那边了。”这时碉堡里灯光亮了,里边的敌人乱糟糟的,却没人回答。当彭喊第二声时,江行教导员发现据点里的动静不正常,彭匪部下已知道其主被扣,准备顽抗。江行便果断地对准大汉奸彭效朋“砰砰”两枪,结束了他的狗命。

第二天拂晓,杨家灶据点里的2个伪军出来侦察,发现自己的团长躺在岸上血泊中。慌忙赶回据点,一群伪军出来把彭匪尸首抬了进去。他们感到杨家灶据点已处在新四军包围之中,就逃向吕四据点去了。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