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家抗日朱大玉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8-20

1943年春,朱大玉奉命从海六区区政府调到吕四区合堤乡任支部书记兼副乡长。反“清乡”开始后,朱大玉带领全乡党员、民兵、群众勇敢地投入到这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中。合堤乡西有海复据点,北有大闸碉堡,南有利民镇据点,东南有五堤检问所,东临黄海,被敌四面包围。

5月初,海复、大闸日伪军第一次下乡“清剿”,企图捉拿朱大玉,结果扑了空。敌人留下一信:主动自首,归顺皇军,照样做官……朱大玉回来一看,哈哈大笑:“蚊子叮菩萨——弄错了对象!”没过几天,某日中午,朱大玉由于连续奔波实在太疲倦了,就睡了一会。一觉醒来,忙问妻子有没有人来过,妻子说只有一小孩送来一条大鱼。朱大玉立即动手破开鱼肚,取出一信,原来是紧急情报:下午3点,敌出动袭击合堤乡。一看时间已是两点半多了,朱大玉就赶快通知干部、民兵撤离,朱大玉父母、妻子刚在北边邻居家隐藏好,敌伪军已扑到朱大玉家门前。敌人扑到屋里翻箱倒柜,没搜到什么,便抄起枪托,“嗵嗵”几下把他家锅碗、家具砸烂。

6月13日,敌人放火烧了乡农抗会主任顾思义的房子,想以此吓唬人。谁知,敌人血淋淋的屠刀吓不倒朱大玉和合堤乡的广大党员、民兵,他们仍然在继续战斗。敌人无计可施时,汉奸、石堤乡伪乡长陆允科向敌献计:“合堤乡不肯归顺皇军,都是朱大玉搞鬼,只有把他拿下,才能使合堤归顺皇军!”于是,敌人出榜悬赏30万伪币捉拿朱大玉。同时放出话:朱大玉不自首,就把他的房子烧光。朱大玉听到消息后考虑着对策:房子虽然不是什么高楼大厦,但这是祖上不知流了多少血汗才建立起来的啊。如果烧了,自己倒不要紧,父母妻子又到哪里安身立命呢?他跑去与父母、妻子商量:“敌人要烧,就让它烧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当机立断,决定请母亲带媳妇转移到通兴西边一间公堂内安身,自己和父亲坚持原地斗争。

6月29日,敌人既不见朱大玉去自首,又抓不着他,决定第二天放火烧房。这个情报马上被朱大玉知道了。他说:“要烧就烧,我已作好准备,省得它麻烦,索性我烧给它看看!”大伙连夜动手,把木料拆下埋好,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30日凌晨3点,朱大玉自己动手点火,把四间房子一烧而光。朱大玉烧房抗日的决心使乡亲们十分感动,都表示要跟敌人斗争到底。这事也震惊了敌人,海复、大闸的敌人一连几天龟缩在据点不敢出动。

7月,朱大玉带领民兵配合行动队杀掉了敌特沈如明;接着活捉并镇压了海复敌据点侦探2人;几天后,又智擒敌侦探、流氓黄和尚。合堤乡民兵愈斗愈勇,似锋利的尖刀插进了敌据点。在朱大玉毁家抗日凛然义举的感召下,合堤乡民兵在战斗中迅速成长,合堤乡成了敌人胆战心寒的“雷区”。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