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鬼”除奸(续)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8-20

一天夜里,徐宝明借座昌记花行里面请客聚赌。徐宝明、施锦丰等四个人一起赌。他们来“督子和”,现在轮到施锦丰“门家”(督子和三家赌一家轮到休息)。

施锦丰看看表,打了一个哈欠,自言自语“出去小便……”

施锦丰走出客堂,穿过一重门,二重门……七重门,才跑到街上,他心里有点急悠悠,七重门,而且离鬼子住的公盛行只隔开十来间门面。他凝视着东市梢,东市梢廊檐下闪过一团黑影,施锦丰咳了一声“啊哼!”

对面黑影又闪动了,回了一个“啊哼!”

施锦丰转身进去,一重门一重门掩上,跑进书房,徐宝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尿到好长,一去就是半天!”

施锦丰支吾着:“撒尿到街上去撒,小场心里撒了尿,要尿骚臭!”

徐宝明看着手里“二五八索子”了,又忽然想到“你门都关上了么?”

施锦丰手一抖,慢吞吞地说:“关是都关了,拴却没拴上,嗳哟,你老先生愁什么?半夜三更谁敢到老虎头上拍苍蝇!”

徐宝明像没有听到似的盯着纸牌。

客堂里牌儿经突然停止,一个低低的吆喝,一阵轻微的骚动,静止了,小书房里出现一个陌生小伙子,问“哪一个是徐宝明?”

“哼,兄弟便是,你老兄有何贵干?”徐宝明还以为是三十四师或者政工团之类。

“喔!很好,跟我走!”

徐宝明一看颜色不对,立起来喊“救命啊!”那个小伙子不等他喊,就当喉咙两插子。他倒了下去,还喊救命,你们大家都喊呀!”那个小伙子摸出枪来,补了两枪。

施锦丰和所有昌记里的客人,都仓皇逃走,“皇军”在街上奔跑,对着深不可测的黑暗开枪、掷弹筒……

小队长和军医看徐宝明已经不能说话了,翻译凑在他耳朵边上大声问:“什么人杀你的,你知道么?”

徐宝明在纸头上写了五个名字:张锦帆、施锦丰、朱士冲、屈云纲、施志冲。

第二天,他们五个人的房子被烧光了。

房子被烧后更是在他们心上火上加油,所有四面八方都受了他们的影响,在“火烧鬼”锄了徐宝明之后,一个月内海东西部锄杀不可救药的坏蛋达72个,而自首自新的伪方人员则更多。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