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司令授降徐宝富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8-7

1941年秋,伪东南反共救国军(胡鹏部队)某大队大队长徐宝富占领了交通要冲久隆镇,选择西市梢公路边施公泰宅做据点,建造了4只大碉堡,还加宽挖深了四周的壕沟,只有一条吊桥供进出,外围架有铁丝网,并将碉堡四周树木砍光。徐部武器较好,围墙上设有机枪眼,敌人居高临下,易守难攻。1941年底,新四军三旅七团将这个据点包围起来,在阵地上不时喊话:“徐大队长和伪军兄弟们:你们也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欢迎你们掉转枪口,跟我们一起打鬼子!”

徐宝富狂言:“要我投降不行,除非陶勇来……”

三旅八团由陶勇率领,从南通桑墩急行军近百里,于1942年元旦之夜赶到久隆镇西尚平校宿营。为解决这个据点,连夜召开攻据点的战前会议。

陶司令在会上分析说:“姓徐的属国民党杂牌军系统的旧军官,不算十分顽固,还可以教育争取。我们兵临城下,他不投降,就无路可走。我想,以我军的军威,和他谈判,他不敢耍无赖。”

指挥所里,陶司令的战友刘先胜、张震东、卢胜、彭德清都赞成他的主张,但又为他的个人安危捏一把汗,因为敌人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所以纷纷把守指挥所的门,不让他出去。陶勇的性格特点是,说到一定要做到。双方争执不下,但为了谈判的万无一失,我指挥所决定给徐宝富约法三章:1、立即停火;2、谈判地点就在壕沟吊桥两侧;3、时间不超过一刻钟。并迅速派两面派伪镇长把《约法三章》送给对方。

就这样,陶司令不带一兵一卒走出指挥所,亲自跟徐宝富谈判。陶勇站在工事上向对方大声喊:“徐大队长,我就是陶勇!”

一声“我就是陶勇”,如雷贯耳,将敌人震慑住了。徐宝富那个不相信面前顶天立地的战将真是陶勇,问随身副官:“他真是陶勇?”那个副官不正面回答,却贸然问:“陶司令,你认识我吗?”陶司令一看,原来是部下一个投敌叛变的家伙。陶勇不露声色地回答:“记不得了。”但这足以证明陶勇不是假的。

徐宝富真没想到陶司令如此说了算,连忙整整军帽军装。

陶司令隔着一条吊桥跟徐宝富谈了十分钟,“徐大队长,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欢迎你打鬼子。你过来,你的枪你的人还是你的。”并向他宣传了我党我军团结抗日、优待俘虏的政策。徐宝富表示愿意起义,随即,下令他的部队集合在操场上接受点编。

陶司令站在主席台上,庄严宣布:“我代表我党我军,欢迎徐宝富部队和我们一起抗日。”在热烈的掌声中,部队接受点编。从此,陶勇威震敌胆的声望传遍东南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