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饥饿、反关厂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7-30

从1933年起,启东地区水、旱、蝗等灾害频繁发生,民不聊生,许多灾民无以为食,被迫卖儿鬻女,四处乞讨为生。

在饥饿线上挣扎的灾民,其反抗情绪也日益增长。1934年4月,海门十区王杨村(今近海镇一带),灾民“青草秕糠果腹,惨苦尤甚”,而海门县赈灾会仅施赈一次,因此,灾民们特派代表向海门当局呼吁“从速救济”。据《申报》报道,年底,海启灾民激增,“迫不得已,成群结队,四出乞食”,由此引起冲突。最后发展到灾民组织“共吃团”,抢夺地主、富户粮食的剧烈斗争。先是由南阳村北部灾民发起,启东东北部灾民群起响应,其势蔓延迅速。1935年3月,启东县第一区公所助理员沈某购买10余担山芋干,声称救赈,但不见行动,附近各乡灾民得悉,络绎而来,3000多人涌入区公所,群情激愤,要求按名发放。国民党启东县政府即派武装警察多名,前往镇压,把灾民驱散。同年春天,垦牧五堤公司不顾灾民死活,囤积山芋干企图高价出售。100多名灾民带着家什赶到公司借粮,遭拒绝。于是灾民不顾“犯法”,冲进仓库,自己动手抢拿山芋干。

1933年9月,大生二厂停工关厂,3000多工人顿时失业,生计断绝。1934年3月,二厂工人因失业半载,资方无意设法开车。于是,启东县纺织业产业工会召开临时代表大会,发表宣言痛斥资方。二厂董事会却函告:“体察各方情势,非先行解散职工,绝无复活工厂希望”云云。二厂工人愤怒斥责:“所谓各方,究属何方?既经解散,何能复活?既可复活,何必解散?”因此,二厂工人要求“党政机关呈报中央,予以救济,责成厂方早日开车,以维系工众生计。”并声明:“假若厂方一意孤行,坚持解散,则我数千失业工友,即无地可迁,无资度日,势必至于绝食饿毙,将以厂房为殡舍,厂基为墓地!”国民党县政府认为二厂“一旦解散,工人流离失所,势必所然,影响治安”,要求“令饬该厂董事会,设法开车以济工众,而安社会”。于是便召集二厂劳资双方代表会议,进行调解,并提出所谓解决方案四条。其实这只是一场骗局,失业工人自然不能接受,继续进行斗争。启东各界亦纷纷声援失业工人的斗争,南通、海门、崇明和无锡、苏州等地纱厂工人奋起声援,并募捐3000多元支持二厂失业工人。此次反关厂斗争虽有多方支持,但终因停工半年后,工人迫于生计已大多四处寻谋活路,力量分散,再加上缺乏统一领导而未获胜利。二厂就此彻底关闭。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