垦牧地区民工斗争

专题 / 红色档案 / 2009-7-23

通海垦牧地区地处启东东北部的沿海地区。1927年春,海复地区进步青年谢之屏在海门接触认识了中共地下党员茅志磐等人,随后加入党组织。12月,海门县委派陆克到海复垦牧地区开展工作,成立了海复地区第一个党小组,发动农民起来斗争。1928年8月,垦牧地区成立区委,谢之屏为书记。9月,江允升接任。党员们定期在周智民开的通海大药房和江允升的田头舍集中,研究斗争部署,练习使用枪支。秋天,陆克主持召开垦牧地区区委会议,拟订了1928年秋收斗争方案,写信给垦牧公司,要求公司将“业四佃六”改为“业三佃七”,将20两黑心秤改为国家标准秤,并且要求有佃方代表参加议租。议租期间,党组织连续多天发动各堤农民游行,成千成百的农民掮旗击鼓,高呼口号。公司慑于群众运动的声威,被迫减少租额。这一胜利给垦区广大佃农鼓舞很大。

1929年5月,正是收麦种棉花季节,垦牧公司强迫农民开挖蒿枝港、新港、桃花洪,把工钱从8元减为不到2元,河工怨声载道。陆克召开党员会议,研究发动民工斗争。一天,陆克来到大闸工地,向民工宣传说:“公司收了租就要负担开河费,农民出了力气就该得到工钱。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同公司斗争,就不怕公司不发工资。”200多民工很快就发动了起来。下午4点左右,民工把前来的监工团团围住,要求发放工钱。监工在怒气冲冲的民工面前顿时软了下来,写了凭据,答应先发4元。收工后,民工赶到公司领款,公司却赖账,愤怒的群众便蜂拥到大厅,自己动手烧饭吃,表示不发工钱不走人,迫使公司付了4元工钱。

蒿枝港民工斗争胜利的消息很快传到新港工地,民工们受到鼓舞,订立了一张齐心合同,内容是:要过翻身好日子,就要齐心合力斗公司,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第二天,民工队伍来到施仓,发现检量土方的竹竿有假,顿时群情激愤,要求退还多量的土方,付给工钱。经理沈汉奎故意拖延时间,民工们冲进厨房,把能吃的东西全部吃光,公司谎报警察局,说有大批土匪抢劫。警察局当即派员前往镇压,民工毫不威惧,杨炽昌等勇敢的小伙子高喊:“我们不是土匪,垦牧公司压榨我们,我们要算账。你们要开枪,就和你们拼了。”公司头头一看不对,慌忙答应付给民工工资。多少年来做牛做马的农民,第一次扬眉吐气。

1930年8月,垦牧公司花钱收买了省保安队和富安镇保安团,两支反动武装逮捕了江允升等4位共产党员,在敌人的严刑拷打面前,他们坚贞不屈,最后壮烈牺牲。    (启东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