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男儿抗美援朝

专题 / 60个“启东第一” / 2009-7-23

60个“启东第一”(2)    

□史实

1951年1月8日,启东成立“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帝侵略委员会启东支会”。5月1日,10万人反美游行示威,大批青年踊跃报名参军。9月,启东举办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义演,至1952年4月,先后捐款540.13亿元(旧币,可买战斗机3.6架)和大批物资。启东儿女数千人入朝作战,近200人牺牲在朝鲜战场。

□回眸

7月15日,费了一番周折后,记者在明珠新村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寻访到了吴琢珩。吴老今年76岁,回想当年峥嵘岁月,老人的眼眶不禁湿润起来。

吴琢珩的老家在吕复(现属吕四港镇)。1951年10月,我市首批抗美援朝征兵报名活动展开,17岁的吴琢珩响应国家号召,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600多名首批报名者中,我年龄最小。”在如皋经过4个月的训练后,吴琢珩和家乡的600多名热血男儿踏上了保家卫国的征程。

过了鸭绿江,吴琢珩和战友们在朝鲜的高山林海中昼伏夜行,躲避黑云压顶般的美军战机,防范随时出现的南韩特务。经过7天7夜的跋涉,吴琢珩来到了前线,被分在了志愿军坦克第一师高射炮营。
“睡的是坑道,吃的是大豆咸菜,爬的是高山。除了战斗,还要筑洞、挖战壕。每一分钟都有人倒下,危险时刻发生。”

令吴琢珩终身难忘的战斗发生在1952年4月30日。吴琢珩所在的高炮营负责守卫重要交通枢纽—临津江大桥。而敌人企图炸毁大桥,切断我军运输线,阻止我后续部队前进。敌我双方围绕大桥展开了殊死博斗。“那天的战斗从上午7时一直打到下午2时。我的任务相当于一部‘小雷达’,隐蔽在高高的山头,用高倍望远镜侦察敌机,给高炮部队提供指引。”吴琢珩准确地把敌机的架数、型号、飞行方向等重要情况提供给高炮部队。短短2个小时,高炮部队就打下了7架敌机,击伤了20多架敌机。“敌机轮番向大桥俯冲投弹、扫射,而我高炮营组成严密的交叉火网,几个回合之后,我军的高炮击中一架正在俯冲准备投弹的‘P—51’型野马式战斗机,其余的敌机吓得四散逃窜。”回忆到这里,老人顿时兴奋起来。在这次战斗中,一发炮弹落在了吴琢珩附近,弹皮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胳膊。简单包扎后,吴琢珩仍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当时的战斗异常激烈,高炮的炮管都打红了。没有水,为能继续射击,战士们就用尿来给炮管‘降温’。”“我们就是高炮的‘眼睛’。比起那些光荣牺牲的战友,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1953年从朝鲜回国后,吴琢珩在装甲兵部队工作。由于在朝期间患上了“夜盲症”,再加上心脏、胃肠等疾病,1966年,吴琢珩转到了地方人武部工作,1984年于河北献县人武部副政委任上提前退休。
如今,吴琢珩和78岁的老伴黄瑞英尽享天伦之乐。“党和政府对我们都很关心,子女也很孝顺,闲来无事时常去干休所和其他老同志一起下下棋、聊聊天,过的很开心!”吴老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能寻找到同乡战友朱品高。“作为一名老兵,我祝祖国越来越强大,家乡越来越美好。”吴老由衷地说道。          本报记者  江 峰

吴琢珩(后排右一)与抗美援朝战友合影留念(后排右二为朱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