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襟俩出对祝寿(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7-7

连襟俩出对祝寿

从前,桃花村有户殷实人家,户主叫张发财,生有两男两女。

大女儿嫁与赵先生。赵先生一米七八身材,眉清目秀,能说会道,写算精通。平时身穿长衫马褂,头戴黑色西瓜帽。赵先生家里办了个私塾学堂,靠教书营生,是当地有名的有知识的教书先生。

二女儿嫁与黄田耕。黄田耕一米四五身材,矮墩墩,胖乎乎,黑脸蛋,老实憨厚。平时身穿粗布衣服,头顶草帽。黄田耕勤恳种田,靠种田营生,是当地出名的种田郎。

一个教书,一个种田,身价不同,地位也不同。老丈人张发财看得起大女婿,经常在三亲六眷众人面前夸耀大女婿长相好看,穿着合时,教书先生是聪明女婿。说二女婿,长相难看,穿着破烂,只会种田,笨头笨脑,是乌女婿。

那年,张发财老两口同逢六十岁生日,连襟俩各自办了礼品,祝贺丈人丈母大寿。赵先生买了南山老寿星画像贴在红绢被面上,悬挂在斋桌后边墙中央,一副大红蜡烛,点在斋桌上,红光闪闪,气派很大。二女婿不懂福星高照,磨了家田(家田:即自家田里种出来的)糯米粉做寿桃。夫妻俩商量做了一只特制大寿桃。寿桃下大上小,看上去像座宝塔。底部盘了一只大圆囤,磨盘那么大,中央放上一只大寿桃,三尺高,四周分六层,每层装上20只小寿桃,一共一百二十只,表示阿爹阿妈六十大寿,放在斋桌上,特别显眼。

大客堂里摆成梅花桌,张发财老两口同坐屋中央桌子,面向南,红光满面,喜笑颜开。客堂里热热闹闹、熙熙攘攘,向老寿星碰杯敬酒。酒过三巡,老娘舅站起身来,招呼大家静下来,兴高采烈地说:“请大家静一静。我提议先让张发财两个女婿向丈人、丈母出对子祝寿,大家同意不同意?”满座人异口同声地称赞:“这个好主意,我们都同意!”

老娘舅说了算数,连襟俩欣然应对。

大女婿赵先生不慌不忙先站起来,看着斋桌上的老寿星和熊熊点燃的大红蜡烛,高声说:“爹爹姆妈身体好,赛过南山寿星老!”大家都说:“好口彩,好口彩,到底是教书先生。”

二女婿黄田耕,站起来指着斋桌上的大寿桃,大声说:“爹爹姆妈是富豪,大囤小囤谷满仓。”大家都说:“二女婿说的对,囤囤满仓,富啊富啊!”

大女婿不甘落后,站起身来继续出对说:“爹爹姆妈寿真长,长来好比路样长!”大家说:“好比方,好比方!”

二女婿慢慢站起身来,一时真找不到出对的由头,这时他看见搁在院子里担桶上的一根扁担便说:“爹爹姆妈寿真长,长来好像扁担长。”大家听了大吃一惊,大眼看小眼,怎么寿像扁担长?

二女婿见大家吃惊的样子,不慌不忙解释说:“这根榆树扁担,又光又亮又滑,从曾祖父传到丈人老爷这一代,三代人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了。现在丈人老爷又传给我们,我们再传给儿子,儿子又传给他的儿子,子子孙孙,几代人马,又有上百年的历史。爹爹姆妈长寿到像这根榆树扁担那样,大家想想长不长?再说路样长,不恰当。路有长有短,从这里到横路只有几十步,长不长?从东河头到西河头这条埭路也只有二里长,长不长?我说路再长也有尽头。”大家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田耕说的这些话真不错。

大女婿听了不甘示弱,忙站起身来,又出了一对子:“爹爹姆妈福真大,大来好比东海大!”

二女婿急忙站起来,脱口而出,应了一对:“爹爹姆妈福真大,大来好比肚皮大!”大家听了又是大眼看小眼,惊奇极了,觉得不可理解。

田耕看着大家的脸色,急忙解释说:“东海再大也不会来侍奉照顾爹爹姆妈。我说姆妈肚皮大,前后生了二男二女,二男二女又分别生了三男三女,子子孙孙,20余人,子孙满堂。现在丫头女婿、儿子媳妇、孙男子侄、外孙男女,三天两头都有人来看望爹爹姆妈,抬汤端水,洗衣洗服,梳头洗脚,样样周到。你们看,阿爹阿妈幸福不幸福,福气大不大,好比姆妈肚皮大!”大家听了二女婿的分析,都觉得正确,都从心底里佩服二女婿田耕。还是老娘舅站起来说了公道话:“以前都说田耕憨,不会说话,肚里货色少,今天听了对子,觉得田耕不仅会耕田,肚里也蛮有知识,蛮会说话,头脑不笨不呆,是个好女婿。”

从此老丈人也看得起二女婿了。 

记录者:陈洪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