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纱童子与织布娘娘(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7-7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李财主,生有一丫头叫李娘娘。李娘娘从小聪明伶俐,长大了勤劳能干,会织一手好布。从早到晚,一天能织一段小布(三丈二尺)。第二天由父亲上街卖布。娘娘天天织,父亲天天卖,家当越积越多,日子过得殷殷实实。

娘娘二十出头,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乡里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可李财主有个条件:谁做他的女婿,一定要与他女儿对歌作证。对歌合格,方能谈媒。乡里有很多小伙子上门求婚,但因对不上歌而被淘汰。

有个小伙子名叫童子,身高一米七八,圆脸宽额,穿着藏青色长衫,骑着一匹大枣红马,仪表堂堂,英姿焕发,来李家求婚。

李娘娘正在布机场里织布,左脚踏、右脚抬,右脚踏、左脚抬,织布机不停地发出“吱嗒啊嗒”的声音,梭子来来回回忙碌穿行,一寸寸、一尺尺布就卷在布轴上。

童子下马作揖,开始对歌。

童子放声高歌:“娘娘娘娘叫几声,机声汪汪打我心,请问一天能织几千几百梭?”

织布娘娘停下手里活儿,忙回答:“童子童子叫声哥,马蹄答答忙送货,一天到晚马儿要走几千几百步?”

童子一脚着地,一脚蹬在马鞍上:“娘娘娘娘叫几声,你看我现在上马还是要下马?”

娘娘两脚平放踏在布机脚板上一动不动:“童子童子叫声哥,你看我现在蹬左脚还是右脚?”

双方对了五六回合,不分上下。童子抬起头,露出一脸笑容,眯眼细看娘娘美;娘娘满脸绯红,弯眉偷看童子俊。李财主在隔壁屋里,听了他们对歌不分上下,心领神会,同意了这门亲事。

不久童子进了李家,当了上门女婿,不再骑马送货,专为娘娘纺纱、做纱(把纱绕在芦苇筒上成锥形)。男的纺来女的织,段段小布上街卖铜钿,小两口恩恩爱爱,勤勤劳劳,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一年过去了,李财主不见女儿女婿生娃娃,心里很纳闷。两年过去了还不见娃娃,心里更是不解。三年过去了,仍不见生娃,心里老大疙瘩,就对着女婿骂道:“你只会做生活,不会生娃子,是个乌女婿。”以后就隔三差四骂女婿。

童子老大不开心,心想:生娃是自然的事,不生就变乌女婿了?就和娘子说:“娘娘,我们不生娃,你爹就骂我乌女婿,实在受不了,我要回老家去。”

娘娘再三劝阻不行,就带着纺车、布机,还有一袋棉花种子,瞒着父亲,跟着丈夫来到南海山脚下,开荒种棉。当年棉花长得特别好,童子和娘娘夫妻两人,又开始纺纱织布。

童子纺纱,娘娘织布,一天一个布段,第二天上街卖钱,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村里人很是羡慕。童子和娘娘就教会他们种棉花,教会他们制造纺车纺纱,教会他们制造布机织布。三五年过去了,全村家家学会种棉,家家学会纺纱,家家学会织布,大家日子越来越宽裕,都打心眼里感激童子和娘娘。

童子和娘娘到了耄耄之年相继离世,因无男无女,由村里人安葬了他们。童子和娘娘死后也非常惦念全村的好心人,就化身为做纱童子和织布娘娘。每年夏秋季节,人们在院子里乘凉,就听周围瓜棚里、果树园里“哧哧哧、瞿瞿瞿(再加一个口字旁)”的叫声,是做纱童子催促人们纺纱的声音,那“吱嗒啊嗒、啊嗒吱嗒”的叫声,是织布娘娘催促人们织布的声音。他俩提醒村里人要男耕女织,勤勤恳恳,纺纱织布,白发偕老。

记录者:袁志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