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庚饭”祭先人

礼仪习俗 / 2009-4-9

为纪念逝者,在死者的忌日,搞一些祭祀活动,寄托一下哀思,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习惯。其方式方法虽不是千篇一律,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烧纸钱,祭奠先人。譬如我们海启人,就有请阴灵,烧纸钱的习俗,叫做“烧庚饭”,俗称“烧金”。何谓“烧金”?我的理解是:烧“金银财宝”给死者也。还有一说是“烧经”,即请人诵经。

祭祀习俗,沙地人与通东人在形式上虽然有别,但也不外乎置方桌与长凳,摆上菜肴与酒水,请阴间的死者来吃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桌子的摆放是有规矩的,台缝要垂直正对门户。而“烧金”时为区别于阳间,桌子要旋转九十度,台缝横向对门,三面放置长凳三条,正面空着,供活人们叩头和烧钱之用。祭祀的人们把忙乎了半天的菜肴端上台,一般是六个菜或九个菜,荤素兼备,其中豆腐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死者是“吃豆腐”而去的,这次请他们吃饭当然少不了再尝一遍豆腐。菜肴端上后,再根据阴间死者的来客数量放置碗筷,斟上酒,点上香烛。本地的惯例是请至曾祖父母一辈,再往前的祖宗便一概谢绝了。

死者的忌日是严肃的,活人对死者是恭敬的,酒过三巡以后,他们照例要对死者和祖宗们三叩头。桌子正面的空地放置草垫一个,然后一个一个论资排辈庄重地叩头。妇女们是无权叩头的,这是封建社会留下的恶习。“烧金”的最后一个议程当然是烧死人用的“金子”,桌子正面在叩过头的地方堆满了活人的孝敬,有“金元宝”,有“银元宝”,还有冥府银行发行的百元、千元乃至万元大钞。这种冥币印刷之精美,让活人看了都眼馋。此时的活人是何等的慷慨哟。对此,一些阴阳先生有独到的见解:“看来都是假,化去便为真。”妙哉!祭祀结束,活人们便把一桌子菜肴大嚼一顿,再不理会阴间的客人何去何从了。

这种祭祀活动,表示一下对死者的怀念也无可厚非。既然人们对死者的忌日个个重视,家家不忘,那么对仍然健在的老人们怎样关怀,怎样赡养,是否引起重视了呢?笔者不禁想起一位先贤欧阳修,他在其撰写的《泷冈阡表》中引用了他父亲的一句话:“祭之丰,不如养之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