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斤重的跳蚤(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4-1

从前,有一家人家来了三个女婿,丈人摆酒请他们吃吃讲讲,看啥人见识大。大女婿脑筋蛮好,随口就吹了起来。他讲:“我的母亲嫁来一只脚盆,120个人在里面汰浴,四边浪头还呒得。”丈人听了蛮满意。第二个女婿跟着也吹起来了:“我的娘出嫁辰光陪嫁一只大鼓,初一敲了一记,月半还在响。”丈人听了也笑起来。小女婿是种田郎,本来丈人就看勿起,现在轮着他讲,只是闷声勿响。两个连襟笑他没得见识,小女婿不服气,忽然站起来说:“你们这种东西啥稀奇,我家屋里有一只400斤重的跳蚤。”大家听了舌头都伸了伸。丈人要进一步考考他:“我就不相信世界上有400斤重的跳蚤。”小女婿讲:“是真的。”丈人:“那么明朝头到你家里去看看。”小女婿说:“你们来嘛!”

小女婿话出了口,心里很着急,回到家里连忙和娘子商量起来。娘子听了以后对他讲:“你勿要急,明朝你只管出去白相,我来对付他们。”

第二天,丈人领了两个女婿来到小女婿家里,女儿连忙端凳倒茶。爹劈头就问:“小女婿到啥地方去啦?”

女儿说:“他嘛,一清早起来就上山看好看去了。”

爹问:“有啥好看?”

女儿讲:“昨天南山上出了件大事体,两根毛竹对直朝上长,戳破了天,天现在漏得不得了啦淹没了九洲十八县哩!”

爹问女儿:“那么啥辰光回来呀?”

女儿讲:“那很难讲,路上还有一桩稀奇事体勿晓得伊去看勿看。”

爹问:“还有啥个事体稀奇?”

女儿讲:“前天江南一只牛,头爿伸过来吃掉了江北两个洲的麦,江北人拔牢牛头爿,江南人拔牢牛尾巴,牛肚皮横在江面上,轮船也航勿过,眼下正在打官司。”

老头子和两个女婿听了不相信,大女婿说:“完全吹牛,我就不相信,世界上那里有长破天的毛竹。”

小阿姨对着大姐夫说:“那么我问你,没有这样长的毛竹,你家里的那只大脚盆拿啥篾箍?”大女婿被小阿姨说得无法还口。

二女婿讲:“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大的老牛?”

小阿姨讲:“没有这样大的牛,你家里那只鼓用啥皮来做?”二女婿也被问得面红耳赤。

老头子听了还不罢休,问女儿:“那么,四百斤重的跳蚤呢?”

女儿讲:“我家这只跳蚤在后面落屋里睡了十八个月还喊勿醒它,我想借二姐夫的这只鼓来敲醒它,借大姐夫的大脚盆给它汰好浴,选好了吉日良辰,夫妻俩骑在它背上到爹爹家里来给你们看。”    口述者:冯绍棠  搜集者:倪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