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行当]篾匠

民风杂记 / 2009-4-1

找到杨正元时,他正坐在一只已经成型的藤盘里做着最后的加工(如图),屋里堆满了竹子、竹篾。尽管老人年事已高,但他破竹、劈篾、分篾还是一点也不含糊。

老人今年82岁,家住南阳镇富兴村2组。他告诉记者,15岁那年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父亲就跟他讲:“去找个篾匠师傅学手艺吧,一天5升玉米粞的收入总比讨饭好啊。”就这样,他拜了师。心灵手巧的杨正元深得师傅喜爱,便将一身竹编绝活一股脑儿地“倒”给了他。3年后,杨正元出师,开始走村串户吃百家饭,肩上挑个篾担,在埭路上不紧不慢地吆喝:“筲箕、汏篮、藤盘、筛子……”。这一干就是67年。

在那个年代,家庭日常用的如躺椅、凉席,竹篮、淘箕、蒸笼、筛子,甚至连热水瓶壳也是竹编的。凭着过硬的竹编本领,杨正元渐渐在当地有了名气。“那时候,竹编的筲箕、汏篮都很好卖,一天做个5只,第二天拿到附近的集市去卖,一个早市就卖光了。”回想当年,他笑着说,“娶妻,养家糊口,我可全靠了它。”

“做好篾匠活不轻松。 需要的基本功有: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剖出来的篾片,要粗细均匀;编的筛子,要方圆周正;织的凉席,要光滑细腻……”攀谈起他这身的手艺,杨老伯的言语不禁流露出些许自豪。长期的编竹劳作在杨正元身上还是留下了痕迹,他的双手起满老茧,腰也有些弯曲。但老人却一点也不以为然:“做了60多年了,我对做篾匠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老人告诉记者,现在已不时兴竹编家什了,大都改用塑料或金属材质的了,因此,他的生意并不兴隆,而儿女们家里的条件都不错,个个希望他能安享晚年,不要再瞎忙乎了,但他还是喜欢自食其力。现在,他花三天编成的一个藤盘还能卖到120元。 “只要还有一户人家来向我定购,我就还做。对我来说,现在做篾匠活,挣钱已不是唯一目的了。”杨老伯固执地说,干了60多年了,倘若生活中一下子少了篾刀、竹子,会立马感到活得没滋味了。

据村里老辈人讲,要是时间往前推个20年,富兴村光是靠做竹篾器具维持生计的就不下10户人家,现在还在做篾工的就只有杨正元一人了。“要是能活到100岁,我就做到100岁。”老人说。      启东新闻网  丁路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