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行当]做畚箕

民风杂记 / 2009-4-1

走进汇龙镇瑞章村严友昌的家,他正低头忙着编织畚箕(如图)。只见薄薄的芦苇片在他的手指间来回穿梭,看得记者眼花缭乱。

畚箕是一种用芦苇编织而成的清除垃圾的器具,是以前启东百姓特别是农村家庭必备的生活卫生用具。塑料制品的出现,才抢了它们的“风头”,编畚箕的手艺也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64岁的严友昌老人, 36年来从没间断过编畚箕。据说,每年经他手编出的畚箕有400多只。

边做畚箕,严老伯边和记者搭着话。“做一只畚箕最费神的并不是编织,而是前期对原料——芦苇的处理。”严老伯告诉记者,削芦根、轧芦苇每一步都要用心去做,只有将芦苇处理的“服帖”了,编织起来才会顺手。说着说着,严老伯情不自禁地露了一手,垂直经纬编、六角六方编、三角眼编等各种编法,让记者见识了畚箕编织技法的巧妙、内容的丰富。

严友昌与畚箕结缘,其实是生活所迫。他5岁丧父,家中兄弟姐妹5个,自己排行老幺,那时候家里条件困难,他总想着要做点什么为家里分担点压力。还是个孩子的他时常会去看邻居编畚箕,他将编畚箕的每一个步骤都牢牢记在心里。有一次回家后他将自家的畚箕拆了又编起来,“这也算是‘偷师学艺’成功了。”严老伯笑着说。从此他就时常编只把畚箕换点零钱贴补家用,直到自己参加工作成了一名教师,他才“歇业”。

36年前,严友昌的妻子吴翠玉生育时落下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这是一种顽固性慢性病,不及时治疗就会危及生命。严友昌带着妻子四处求医,昂贵的用药费用让当时身为代课老师的严友昌愁白了头。为救治妻子,严友昌决定“重操旧业”,编点畚箕贴补家用。没想到这一做就是36年。

4年前,被同事们戏称为“畚箕教师”的严友昌退了休,但他却依然未放下编畚箕这个活。他告诉记者,妻子长期用药引发了胃病和皮肤病,10年前又患上了糖尿病,如今,她每天都要服用价格在40元以上的药品才能保持病情稳定。尽管几十年来,编一只畚箕的利润一直很微薄,但在严友昌看来,多编一只畚箕,妻子病情的好转就多了一分希望。          启东新闻网  王天威  姜  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