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财主考试定女婿(傻女婿故事)

文化艺术 / 2009-3-31

某地有个赵财主,只有一个独养丫头聪明美貌,百里挑一。独女年方十八,该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赵财主一心想要找个好女婿,可是东南西北方圆十数里,却呒得一个合适的小伙子。东边钱财主的儿子,骨瘦如柴,蒿条长枝,像根油条。西面孙财主的儿子矮得可怜,不到一米五,人称“不倒翁”。南面李财主的儿子,倒是有点文化,却是长得一副贼相。北面周财主的儿子,面相不傻,却是“大”字不识“马马凳”,“小”字不识“鸡脚爪”,刚刚十八九,到处轧姘头。赵财主为此伤透了脑筋。

一天午后,赵财主坐在太师椅里正在为女儿的终身大事掐指算命,一个伙计从外面进来,在他面前闪过。他眼前一亮:这小子倒不错。此人姓陶,单名英,21岁,身材1米78,身体壮实,皮肤白细,念过几年书,说起话来斯文得体,干起事来干净利落。平日对赵财主毕恭毕敬,老爷长老爷短的。空闲辰光,和他阿囡在一道嬉嬉笑笑,也蛮合得来。就是因为爷娘早死脱,家里穷一点。对此,赵财主倒也另有主张。他相信:呒得三世穷,也呒得三世富。于是,想找个机会考考这个小伙子,称称伊的分量,究竟是块金呢,还是一棵草。

腊月廿八下半天,陶英要回去了。赵财主把他叫到跟前,对伊讲:你要回家过年了,你帮我一年做到头蛮吃苦的,我想犒赏犒赏你。我有三样东西,你可以任选一样:一样是二十块大洋(银元),可以买点年货,回去开开心心过个年。第二样是五根木头,可以做桁料,以后可以砌一间屋。第三样是2斤黄豆,卖脱可以得几个小钱,如果做种子,你来年可以种在我的地皮上,可以连续种三年。你种到哪,那里的地皮就送给你。可是有句话要讲明白:一是不晓得这几年有没有灾害,如果八月初三发大潮,一道没脱,就要颗粒无收。二是2斤黄豆只能种一分多点地,一年收得好,也就三四十斤,还不够买一根木头。三是种地皮蛮吃苦的,你怕吗?

陶英听了,心里一盘算:第一年种一分地,第二年就可以种三四亩地,第三年起码可以种它百十亩,那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于是他爽爽快快地对赵财主说:“老爷,我就拿2斤黄豆够了。谢谢老爷!”赵财主暗喜,看来这小子会算计,有奔头。赵财主又问他:“后悔吗?”陶英信心十足地说:“决不后悔!”

第二年正月半以后,邻舍道里议论纷纷。不知是赵家自己人透露了消息,还是看到赵家特别待好陶英,轧出了苗头,都说赵财主要陶英做上门女婿。也有人议论:这是个傻女婿,大洋不要,桁料木头不要,就要2斤黄豆,值几个钱?

这年芒种时节,陶英前来种黄豆。他一改以往习惯的散种黄豆,变为开埭穴播,并适当扩大株行距。这样,种的面积超过了一分半,耘刨也省力。黄豆棵棵长得像小桃树,黄豆荚密得像草鞋底,秋后收了六七十斤。第二年,陶英用收获的全部黄豆种了8亩地。最后收获了近2000斤黄豆。第三年,承蒙赵财主不食言,陶英再接再厉,种植面积达到了200亩。八乡邻里又议论开了:这小子不是傻女婿,算头狠个(意思是很会算计)。不消3年,赵老爷的土地一道要给伊盘光了,要反过来做伊伙计了。

这年八月半前,赵财主又把陶英叫去:“陶英啊,你真行,大前年底给你二斤黄豆,三年被你翻了多少番啦!再过三年,我要喝西北风了。不行,土地我要全部收下来,你人我也要收下来,做我上门女婿。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我的家当全部由你掌管。八月半请人帮我俚做张纸头(意即立个字据)。”陶英先是一愣,再是喜出望外,说了一句:“多谢老爷对我器重,我决不辜负老爷的厚望。”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稳步走出屋外,继续干他该干的事。          (袁振康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