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海方言

方言俚语 / 2009-3-24

启海方言是吴语方言中的一支,无怪跟上海、苏州、杭州一带的习惯用语,有着许多相似和相近之处。比如上海方言说“滴粒滚圆”、“碧波澄清”、“花七八腊”,启海方言则说“滴滚爽圆(特别圆)”、“碧波爽清(水清澈)”、“花离斑烂(颜色杂)”;苏州方言说“眼花绿花”、“当中横里”、启海方言却说“花绿纠纠(特漂亮,看的人眼也花了)”、“当中夹里(中间夹东西,也有说别人傻之意,意同“勿清爽”)”;苏沪方言有说“鲜龙活跳”或“活剥鲜跳”的,而启海方言则说“跌活跌跳(新鲜)”也有说“活鲜剥剥”的。这种方言语素上的差别,非常的精彩纷呈。

启海方言的构词方式非常的丰富,大多有加重语气的意思,如“一穷而白”的构词,就有“接一接二”(多)、“进一进二”、笃一笃二(人多)“、轧一轧二(人多,水泄不通)”、“粘一粘二(特讨厌)”;还有“AxAB”式构词“陌里陌生”(不认识)、“老里老早”(特别早)、“特里特别”(与众不同)、“莽里莽撞”(莽撞)、“腾里腾空(没有想到,意料之外)”等词。

另外,启海方言也显得幽默形象,比如在“光头”一词中,偏要加上一个“郎”字,说成“光郎头”,顿生幽默风趣之味。再如“笔直”一词中间,加上一个“立”字,说成“笔立直”,意像笔杆一样直,把话说到你看得见为止,是不是妙不可言啊!

而在古汉语的语韵,“挨夜快”、“缓缓较”里的“快”、“较”都是状语,却置于动词或形容词后,属状语后置的用法;而“象煞乎”、“趁势之”中的虚词“乎”、“之”的点缀,更令人读来回肠荡气,美不美自在不言中。

启海方言,地理分布:启东大部(一小部分说吕四话,但以启海话通行)、海门大部(同启东)、通州靠海门的一部分、张家港的部分乡镇以及崇明岛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