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秦井昌:与敌打起了“麻雀战”

东疆儿女 / 2011-2-18

老兵画像:秦井昌,启东人,出生于1927年,1944年参加革命,是东南警卫团海东区游击队一名步枪队员,参加过20多次抗日战斗。

7月15日上午,在南阳镇元祥村,记者采访了89岁的抗战老兵秦井昌。藏在心灵深处的战场记忆,尘封70多年后被再次打开。老人的情绪有些激动,眼神中隐隐流露出军人特有的坚毅与自豪。

“父亲去世得早,家里只有母亲一人操持,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自从日本鬼子和伪军在附近设立据点后,经常出来扫荡。赶走侵略者、保家卫国成了自己当时最大的心愿。1944年,刚满17岁的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母亲,就随东南警卫团海东区游击队走了。”

“怕被鬼子和伪军盯上,游击队穿的都是便服,打扮和普通老百姓一样。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有时候一个晚上要搬3、4个地方。”老人说,刚入伍时,自己被分在步枪班负责站岗。队员们休息了,他起来站岗。夏天,他就把手榴弹别在裤腰上;冬天,就揣在棉衣里。要是鬼子来偷袭,就扔手榴弹炸他们。

“知道麻雀战吗?当时我们游击队只有30多人,武器装备不足,无法正面和敌人对抗。鬼子和伪军的据点又遍布四方,走到哪,哪就有他们的人。”老人回忆道,“于是,我们就打‘麻雀战’。3、4人一组,目标小、行动灵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经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鬼子和伪军恨得要命,想方设法来抓我们,但每一次我们都能成功撤退。”

“到鬼子手里夺枪那场仗打得漂亮,前后只用了半个钟头,成功缴获了日本鬼子的一挺‘九六式’轻机枪。”老人回忆,1944年7月10日晚,根据情报,驻公益村东侧一据点的日伪军,将于第二天前往元祥村陆玉昆小学,准备在那里拆校舍建据点。在区游击队队长沈坚持眼里,这就是“鬼子要给咱们送武器了!”沈队长当即安排排长黄才林带领两个班,去缴鬼子的机枪。当时入伍还不到一个月的新战士秦井昌,也是这次行动中的一员。

7月11日吃完中饭,6个鬼子和20个伪军从公益村据点经川流港朝阳镇过来了。见此情景,排长黄才林命令一班从北边张柏康宅迂回过来,二班由黄建新班长带领,从陆玉昆小学东泯沟沿玉米地隐蔽过去。一班、二班南北夹击,给鬼子来个一锅端。“当时两个班20个人,没有鬼子和伪军的人多。但是,当鬼子们进入包围圈时,早在柏树林里埋伏的10个战士每人一颗手榴弹,一齐投向鬼子。”

刹那间,喊杀声和爆炸声响彻天地。日军丢下机枪四处逃窜,而伪军早已躲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逃之夭夭。在混战中,班长黄建新被流弹击中右臂,但他仍不顾一切地扑向“九六式”机枪,将它紧紧抓在手里。这是东南地区缴获的日本鬼子第一挺“九六式”机枪,黄建新及海东区队受到了新四军苏中四分区陶勇司令员的嘉奖。

从1944年5月入伍,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秦井昌老人参加过大大小小20多次战斗。后来,他就随部队离开启东,又参加了2年解放战争,1948年复员返乡。

离开家4年多的时间里,几次随队伍到了家门口,他也没进过家门。老人说,特别想回家看看母亲。有一次游击队晚上在邻居家里休息,为了不违反纪律,他就让邻居等他们走了,再告诉母亲自己还活着,让她不要担心。

如今,老人除了腿脚有些不便,身体还算硬朗。刚刚学会走路的重孙女活泼可爱,一家人幸福美满。而他的儿子和孙子都继承了他的这份光荣,先后走进了军营。

本报记者   蔡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