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謇在吕四场及外沙沿海开发史料

民风杂记 / 2011-2-9
早在100多年前,近代爱国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率先在南通吕四场的荒滩上集资创办通海垦牧股份有限公司,修筑海堤,兴修水利开创盐垦事业;创办同仁泰盐业合资公司和渔业公司;在崇明外沙久隆镇以南开办大生二厂;兴办垦牧学校。从经营盐业、垦牧植棉到当地的纺织工业,张謇倡导并亲自实践的中国近代垦牧事业,在启东这块土地上留下了辉煌的足迹,成为近代中国沿海开发的里程碑。今天本报推出张謇在吕四场及外沙沿海开发史料,以飨读者。

1.创办通海垦牧股份有限公司

第一届股东合影,前排右二为张謇

垦地全图

通海垦牧公司股票

张謇(1853~1926),字季直,号啬庵,江苏海门人,1894年考中状元。张謇所生活的年代正值中国社会的多事之秋。甲午战败,清政府被迫签订《马关条约》,除割地赔款外,还允许日本在我国通商口岸随意设立工厂。张謇目睹民族危亡,在《农工商标本急策》中明确提出“商务亟宜实办”、“工务亟宜开导”、“农务亟宜振兴”。立国之本“在乎工与农,而农为尤要”,集中体现他的“实业救国”思想。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张謇创办的通海垦牧股份有限公司,开始了以南通为中心,辐射到江苏、上海乃至东南沿海一带的实业救国活动。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前后,张謇因办团练,数次到吕四以南考察黄海边上一望无际的滩涂,遂萌生围海造田的意愿。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春,张謇在《请兴农会奏》中即具体建议成立公司,开垦滨海沿江的闲地荒滩。到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经多次考察通海交界处的海滩荒地后,张謇论证开办垦牧公司的可行性方案。经考察,专家认为盐碱地可种植棉花。于是张謇决定废灶兴垦,既可以安排沿海地区大批的劳动力,又可解决大生纱厂的原料问题。为实现垦荒兴农,张謇向两江总督刘坤一寻求支持。1901年,清廷颁发关防,批准张謇开办盐垦。

为将滩地变良田,张謇采用股份公司制度筹股集资。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五月,张謇与汤寿潜、郑孝胥、李审之、罗振玉一起招股集资。张謇办通海垦牧公司,集股银23.5万两(超出原计划数1.5万两),约合银币32万元,用于围堤、开河、兴修水利。公司业务以通州、海门地区垦殖为主,以牧羊为辅。公司前后化了五年时间,各堤围圩相继告成。公司按《招佃章程》招请勤俭的农民为佃人。参与围垦的农民都来自崇明、海门、通州等地的劳动力。

通海垦牧公司的办事机构称总公司,设在二堤(旧址即原海复轧花剥绒厂厂址)。占地近200亩,四周开挖了20米宽、二三米深的围沟(俗称四汀宅沟)。向南朝马路有表门,表门由张謇书“通海垦牧公司”六个大字,表门上装有两扇堆花大铁门,气势恢宏。大门外有岗亭,实业警察站岗。这座四合院式建筑群设有公司总理办公室、账房、庶务房、议事厅、职员宿舍、收花场、棉花仓库。1911年垦牧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会议时,会场就在此举行。四合院最后边,即最北的建筑是一座三、四层楼高的瞭望台,是垦区的制高点,群众称望海台,张謇取名望稼楼。

当时通海垦牧公司的范围,属通州、海门两个县的沿海地区。海复镇属海门县管辖的吕四场地区。公司北自吕四场的丁荡与三补分界处,西南至二补大圩北河,朝东南至海门小安沙川流港止,经测量滩地计总面积12.33万亩。

通海垦牧公司在土地制度上采用了当地通行的永佃制(称崇划制),并加以适当改良,即公司拥有“田底权”,负责水利工程和农田基本建设,向政府交纳田赋。公司将农田划分为四界以内每20亩出租给农民。佃户在申领时须先交押金(每亩6元),由此获得“田亩权”,拥有处置所租土地的转租、典押、传给后代等权益,还可获得土地改良后的部分地价升值。土地制度改革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移民前来承租土地,安家落户,积极改良土壤和种植棉花。每逢灾年,张謇实行平粜招工,即以工代赈。1902年南通一带发生春荒,通海垦牧公司通过“平粜”每天招募农民7000人左右。1906年春再度发生春荒,通海垦牧公司通过“平粜”每天招募农民3000人左右。

张謇创办的通海垦牧股份有限公司经10年艰苦创业,共围垦面积80平方公里,折合12万亩土地。按照原订规划,有步骤地修筑海堤,整修水利农田,招募垦户,建造农舍,改良土壤,种植棉花。除去堤、河、路面,实际耕地9万多亩,由垦牧公司经营植棉业,所产棉花供应大生纱厂作原料。

公司从1903年起逐年公布报告和账目。1911年举行第一次股东会,建立了董事会,定期开会,此后重大事项均由股东会决定。

张謇开办的通海垦牧公司运营后,1905年开始试种棉花,品种是传统的小株棉,收成很差。张謇立即组织引进印度鸡脚棉和美国岱字棉。经试种成功后在一堤内,由公司自种1万亩获丰收,于是扩大到整个新围垦区,成为大生纱厂优质棉的原料来源。棉花平均年产量达12000担。1911年公司开始有盈利。1911~1925年共得纯利84万两。

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到1936年,以通海垦牧公司为中心,南起长江口北侧的协兴河口,北至赣榆县青口河的鸡心滩,在绵亘500多公里的现204国道(东台市富安镇以南为范公堤)以东的滩涂上垦殖,标定地价,招募股份,设置机构,实施筑堤、开沟河、建涵闸、改土治碱等巨大工程。经20多年经营,先后创办大有晋、大豫等50个万亩以上的垦牧大公司,以及一批中小公司,连同派生的小公司共98个,实收资本3559.68万元,围地面积503.33万亩,已垦面积193.63万亩。正是由于张謇在江苏沿海大范围围垦荒地,形成了优良的原材料基地,大生系统才能在1912~1921年整整10年间获得空前发展,也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工业仅有的一个所谓“黄金时期”。

张謇(1853~1926)

2.修筑海堤兴修水利

1922年1月23日,北洋政府决定设立扬子江水道讨论委员会,隶属内务部,张謇为副会长。此后,张謇组织长江干流两岸最早的水下地形测量。张謇实施兴建入江入海水闸5座,涵闸7座,间接入江入海水闸2座,涵闸3座。他全力以赴,足迹遍及江海平原。

张謇科学规划,进行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建设。据《启东水利志》记载,到1905年止,经围堤开垦,由西北向东南共分为8个堤,实际围垦97585亩。在黄海海滨垦荒造田之初,最紧要的是筑海堤挡潮。于是公司首先招工两三千人,赶建大堤,一个多月即完成。但到第二年,遇到几次大风潮,大堤遭到较大的损坏。在最紧急的时候,张謇领着江导珉等在黑夜里冒着风雨督促农工们加固加高海堤,确保海堤安全。

岸堤分外堤、里堤、格堤。外堤临海挡潮,底宽十丈。里堤通内水河渠,底宽四、五丈不等。堤中还分格堤,堤底窄于里堤,共堤长三万六千余丈。堤之外兴修两条港,即蒿枝港、川流港。兴修五条河,即盐垦分界河、淮委河、中心河、小沙洪、塘蒿河(今称桃花洪),河阔度最宽者十丈,狭的地方也有五丈。在三堤北边,蒿枝港东端建七门闸一座,还共建涵洞75座,大桥梁169座,小桥梁257座。

除修筑拦海大堤外,张謇在垦区兴修水利。在筑堤、开河、建闸的同时,十分注重综合治理,达到河成、堤成、渠成、路成、绿化成。公司在兴修水利的同时,结合筑路建桥,实行分级筑路,分级建桥。各盐垦公司做到有河必有堤,有堤必植树。张謇充分发挥垦牧公司这一先进经济组织的作用,招佃海门等地的大批农民在完成筑堤、开渠、排涝、蓄淡、洗盐等工程后,原来的海滩生荒地经过种青(种植芦苇、苜蓿等)、盖草(以减少水分蒸发,防止盐分上升,并增加土壤腐殖质)、铺生(河边土壤因雨水经常冲刷,盐分较少,就将其挖起铺到大田当中)等工序,逐步改良盐渍土壤,使之可以种植棉花等作物。

张謇还十分注重吸取西方先进的水利技术围海造田。在垦牧公司成立之际,他去日本考察水利和围海技术。1908年,他从上海竣浦工程局聘请从事黄浦江疏浚工程的荷兰水利专家奈格(约翰斯·特来克)来南通规划通海垦牧公司的围海筑堤技术。1911年,张謇又邀请荷兰、瑞典、英国、比利时等国家的工程师商讨一至四堤大堤屡被冲溃的原因和护岸办法,吸取了不少西方的先进技术和利用水泥制品和石块护岸技术等。奈格去世后,1918年他的儿子特来克(亨利克·特来克)来南通,张謇聘请他为公司的技术专家,陪他到黄海滩上实地观察商讨。鉴于当时已建成的蒿枝港北大岸屡遭风暴狂潮冲溃的困难,特来克设计了直立式钢筋水泥桩柱,内加水泥板以挡大风潮海浪冲击,经试验取得成功。张謇不惜工本到上海采购水泥钢材,在这半圆形的海堤上修筑全长760米的抗潮防护墙。挡浪墙建成后,大堤安全挡潮。特来克为公司设计建造蒿枝港挡潮和泄洪的钢筋水泥大闸至今仍受益一方,为垦区挡潮洗淡作出贡献。海复镇东南的合兴镇是二堤、三堤和四堤的交汇处,开河筑岸难度大。张謇请来专家勘察,认为地下深处有流沙影响筑岸,于是绕开流沙地段,堤岸就筑成了。

张謇在海上筑起全长760米抗潮挡浪墙

垦区内的七孔闸

3.创办吕四同仁泰盐业公司

吕四同仁泰盐业公司表门

同仁泰盐业公司息折

清末盐业的生产和销售沿用旧制,严重束缚吕四盐业的发展。张謇到吕四实地调查盐业,发现在清政府和“运盐”的控制下,盐的收购价与销售价悬殊。从事生产的盐民如把自己生产的盐全部按官价卖给“垣商”,势必得不到温饱。官商勾结,官榨商,商榨民,官贪商贿,名曰报效,商得官护,无恶不作。为改革盐业制度,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张謇撰写了著名的《变法平议》,上书清政府要求全面进行变法。在改革盐法部分,他第一次公开阐明“设厂煎盐而后就场征税”的主张。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8月,张謇在通州吕四(今启东吕四冷藏厂址)创办中国第一家盐业资本主义企业——吕四同仁泰盐业公司。张謇亲任总理。公司成立后,张謇用自己的“盐法论”对企业整顿与改良。主要进行四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废丁籍,改称呼,提高灶民煎丁的待遇;二是采用股份制管理企业,整顿规章制度;三是改良生产技术。把耗草多、成盐慢、成本高、产量低、品质差的晒灰淋卤、蓄草煎盐的传统旧方法,改为“板晒代煎”和“以煤代草”新工艺;四是改良制盐工艺,生产精制盐(即采用日本制盐方法,将改良盐重新淋卤,反复煎制而成)。盐产量从2万桶提高到5万桶。

同仁泰盐业公司下设经理和分工办事的执事。机构设置除内账房、外账房、修理、粮房外,专管生产机构的人员有:煎房,专门负责收购盐斤;草场,管理煎盐用草的储存和收发;垣友,专管收盐发票(凭证)及盐的储存;灶友,负责生产现场的检查、监督,凭卤发票给盐民领草煎盐,并会同灶长、灶头催交盐斤;灶长、灶头受清政府场署和公司的双重领导,负责监督、管理盐业生产。

同仁泰盐业公司房屋有:总公司室39间、试验场室12间、板晒场室13间、煎盐场室39间、聚煎场室24间。有晒盐板1280块、煎盐舍5座、灰场50面、盐灶20具。

1903年张謇到日本参观考察,学习日本以晒代煎,以煤代草的产盐方法。回来后积极试行推广。同仁泰辟地120亩,建设30亩盐田及相应的日式灶舍,投资近4万两,试验虽然成功,但因投资大,成本高,未能正式投入生产。

同仁泰试验成功并正式投产推广的是松江的板晒法,把海水盛在带边墙的木盘里,置在日光下曝晒,利用太阳热能蒸发结晶成盐,不用草,成本较低,有利垦植。同仁泰最初制板3000块,很快扩充到1万块,投资3.4万余两,正式投入生产,以后又有所发展。

1906年,选择吕四场产盐最旺的大苴灶(今启东吕四港镇闸河村)设聚煎公司,筑墩建房百间,置大锅百副,四面开渠,以通潮水,并防走私。基建一年完成,第二年试产,年产煎盐10万担以上。

同仁泰所设聚煎场,以雇工用煤成本太重,后已废止,仍归灶丁领草散煎,向公司缴盐。其松江板晒法,具有成绩,继续晒制,遂形成散煎、板晒并行之格局。

在张謇的努力下,吕四煎盐走向了世界。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同仁泰盐业公司试制的精制盐在意大利举行的万国博览会上,由于色味俱佳,受到各国专家一致好评,获最优等奖牌。1910年,吕四精制盐参加日本大阪国内博览会比赛再次获得优等奖牌。1915年,同仁泰盐业公司生产的板晒盐在美国旧金山为纪念巴拿马运河通航而举办的国际博览会获得特等奖。

4创办吕四渔业公司

张謇出生成长于江海之滨。明清时期的江北通海一带吕四渔场、长江口渔场日渐发达。每至鱼汛之期,渔船、商船云集。张謇对传统的渔业捕捞和渔民生活等比较熟悉,并在早年参与过帮助政府组织渔民的事务。张謇认为,“中国滨海之业,鱼盐并称”,但传统渔业十分落后,同时渔民饱受厘捐杂税盘剥,多为“穷海荒岛之民”,生活艰辛。张謇认识到,“渔业盛则渔界益明,渔民附则海权益固”。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4月底至6月初,张謇作为中国实业界代表,受日本驻江宁领事之邀,以非官方身份自费去日本参观第五次日本大阪国内博览会。他先后参观神户楠公社水族馆、大阪博览会水产馆、北海道水产试验场,并研究“通州可参酌仿行者”。他在参观博览会“通运馆”时发现日本人在制作台湾模型时“并我福建诸海口绘入,其志以黄色,亦与台湾同”,这种侵占中国制海权的意图引起了张謇的警惕,对日本的实地考察让张謇“感觉到一国渔业和航政的重要”。

张謇回国后,就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7月在吕四创办规模很小的试验性渔业公司,集中当地渔民和渔商,改良渔业器械,改变捕鱼作业方法。张謇称创办渔业公司的宗旨是“把当地渔人和渔商团结起来,改良他们的用具及方法”。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正月,张謇向商部上呈《条陈盐业公司办法》和《条陈渔业公司办法》,提出“迅筹沿海渔业公司”。商部对张謇所议盐、渔办法颇为重视,随即附奏朝廷,得到最高统治当局的认可和支持。商部随即批准张謇“在江北一带招集商股”,试办渔业公司。在张謇的努力下,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10月9日,江浙渔业公司正式开办。

张謇从在吕四创办第一个试验性渔业公司到创办全国性的江浙渔业公司,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实现了他振兴渔业,维护国家领海主权的主张,迈出了开发外海渔业的第一步,勘称中国近代海洋渔业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5.开办大生二厂

大生二厂于1907年开办,1933年停办。1939年9月14日日军飞机向大生二厂扔了三颗炸弹,工厂受到严重破坏。它的部分基地现是启东新港棉厂。

19世纪末,我国民族工业开始在沿海地区渐渐发展起来。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张謇先在通州唐闸办大生一厂,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在崇明外沙久隆镇南办大生二厂,1916年在海门长乐镇南筹办大生三厂。大生二厂不办在崇明本岛,而办在崇明外沙又先于海门三厂,主要为了原料、交通关系。张謇曾说,崇明外沙新种洋花,五倍于崇明,且与通州陆地可通。久隆镇地方,距通州唐闸正厂陆路160里。于是向商部呈报请准另行集股,在崇明外沙建设分厂。经过深思熟虑,张謇将正厂股东余利四分之一为股本,所以正厂与分厂之间关系很密切。

大生二厂厂基开始打算设在永丰沙新港镇南,距现在厂基七八里,经过勘查因为涨沙年代短,地形较低而改设在永泰沙久隆镇南顾福沈泰圩(今属新港二厂村、大生村)。1904年10月开始筹建厂房的同时,疏通了港口,便于上海、苏州运来机器物件;开辟后河,便于通州、海门运来物料和棉花;建立市场,以便工人购买生活资料。共历时29个月,至1907年三月初五投产开车。因机器是新的,生产出来的各种纱颜色洁白,质量较好,声誉很好,年销纱近3万箱。

大生二厂资金,由张謇发起集股银86.58万两白银。股款初定时,听到山西有官办纱机12000锭,因庚子之变(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而停办。1904年7月间,由张謇、张退庵率领洋工程师亲自至太原考察购买锅炉、汽轮机、纺纱机座、弹花机、卷纱木轴、大小皮带盘、热汽管等件,计银54000两。又在1905年派郁芑生赴英国考察,选购最有名的“好特白而厂纱机”14000锭,这时大生二厂共有纱机26000锭,布机240台。

一切筹备就绪后,开始兴建厂房,张謇亲自审定绘制厂房设计图样。纺纱车间造洋式楼房。引擎、汽炉、水柜、飞花洞、升云梯、绳子衡等基建房屋568间。办事处的办事楼、花纱行、栈物料所、工匠间等基建房屋356间。厂东小洋房,厂西平房。三和港口建栈房24间。所有工程由章希瑗负责监造,张謇常来检查了解情况,解决一些重大问题。自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5月到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2月,共22个月,完成土木建筑工程。

大生二厂工程浩大,事务纷繁,但所用管理人员仅30人。除聘请江西省徐亮星总管账目,每月津贴14元外,其他人员自1元至5元不等。从南通正厂调用的熟手如吴和卿等人,在上海的林兰孙等人,薪俸由通厂支付。由于管理水平较高,职工齐心协力,工程进展顺利。自筹建到竣工投产前后历时共29个月。大生二厂规模的宏伟,建筑的完整,远在唐闸正厂之上。

1907年4月17日,也就是大生第一次开股东会前不久,有26000纱锭的大生二厂开机,原先唐闸的纱厂就叫做正厂。随后成立大生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管理正厂、分厂,张謇在呈请商部注册时大生获准专利20年,百里内不准别家办纱厂,在南通一带取得名正言顺的垄断地位。

大生二厂开办后生产的14支“寿星牌”纱条匀色白,信誉很高,在上海一直和外国品牌相抗争,有一定知名度。在崇明、海门、四甲等地设分销处,生意兴隆。

1907年投产时,有工人3000多名,当时召开正式股东会议,公推张謇任总理,直到1926年他去世后才调换。大生二厂开业之初经营状况不佳,后不断盈利。从1909年底开始年年赢利,到1919年获利白银1254077两,创历史最高纪录。1921年起经营状况不佳。先因直奉战争而使布疲纱跌,后因原料不足而减开锭三分之一,亏损9万余两。1924年只得请中国银行及垦牧公司借款20万元维持运行。1925年殚精竭虑,在困境中求生,方盈利41000两。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洋纱布大量流入中国。1933年8月停产,3000多名工人全部失业。1941年6月,为阻止日军占为据点,中共启西区委组织该厂工人拆除厂房。

大生二厂细沙车间

大生二厂全景

6.兴办垦牧小学和大生乙种农校

张謇以他多年积累的知识和实践经验,坚定了“教育为实业之母,师范为教育之母”的教育思想,成为通海垦牧公司文化教育的开拓者。

1904年起,通海垦牧公司先后在7个堤乡办了7所初级小学和1所垦牧高等小学。学校一般以各堤序数命名(如“一堤初级小学”、“三堤初级小学”)。唯设在海复镇的二堤小学,称“海复初级小学”。各校教员一人,由公司分派,都为师范毕业生,知识面较广,能上各门课。学生30至60人不等。初级小学学制四年,起初课本由校方自定。辛亥革命后使用统一民国课本,课程设有国文、算术、常识、写字、音乐、体育、美术等,常识课加学《垦牧乡土志》,课堂教育均为单级复式。

20世纪20年代初,公司为进一步扩大教学规模,培养优秀人才,相继在海复镇兴办“慕畴女子初级小学”,在总公司东南(今启东东南中学校址)兴办“垦牧高等小学”。

慕畴女子初级小学坐落在海复镇中心桥西边横街的西头南(今海复镇粮站所在地)。小学校舍是一幢四楼四底的法国式小洋楼,均为砖木结构。楼上有办公室和教师宿舍。每个教室有20多平方米,上下8间。学校四周围墙很高。北边的长廊西头是校门,校门前挂有“海复镇慕畴女子小学”竖牌。小学经费包括教职工薪金均由通海垦牧公司拨付。开设课程主要有语文、数学,也有历史、地理、体育、音乐、美术、常识等。楼上开设三、四年级复式班;楼下开设一、二年级复式班。

创办于1920年的垦牧高等小学校址在海复镇东三里(现东南中学校址)。学校建屋80多间,校内四合院,三进两场心,内有楼房一幢,设施齐整,建筑考究,教室宽敞,环境优雅,排排廊柱紫红,室内墙壁墨绿,四周绿树环抱,园中栽花种草。学校辟有8间教室,两间实验室。学制为四年,实行单轨独进。每班学生50个左右,属各堤初小毕业生中考试选拔来的特优者。课程设有国文、算术(包括珠算)、外语、历史、地理、自然、农业、音乐、体操、图画、写字、公民、劳作等13门。劳作课主要学泥工、木工、竹工。比如学竹工,让学生用毛竹削筷子,做笔筒等。学校经费主要由公司供给,通州教育部门也给予一定的资助。学生可享受寄宿或寄中膳待遇,学费较一般学校为低。

1924年,垦牧高等小学改名为“通州师范第二附属小学”,增设初级班为完全小学。学制六年,作为通州师范(当时校址在南通,今南通高等师范前身)学生的实习基地。此后,二附小可包送每届毕业生中总分第一名上通师深造,通师每年也有毕业生分配到二附小任教。

垦牧高等小学第一任校长是张謇之子张孝若。第一任教导主任是高蜀如。继任校长(包括改为二附小后)有徐弗庭、沈养吾、徐咏白、施御六等。1947年底,通师二附小停办,东南中学迁入。

张謇创办垦牧高等小学

张謇在大生纱厂获得较大利润后,为解决纱厂发展和垦荒植棉必需的大量农业科技人才,1912年在大生二厂创办大生乙种农业学校。大生乙种农校地址在大生小学北侧,占地7000多平方米。房子有40间,是三进两场心的布局。前面有大操场和3间传达室。第一埭是4间教室,东头是理化实验室,西头是动植物标本室。教室南壁上部都是玻璃窗,室内有白色天面,地下铺大方砖。每个学生坐单人课桌椅。第二埭是教师办公室和学生宿舍12间,东头还有浴室。后边一埭,西边是礼堂,东边是厨房、饭堂和运动器械室、储藏室。走廊四通八达,雨天来往不湿鞋。中间场心有一花园,后边是供学生晾晒衣服的晒场。

教室前面是占地20多亩的大操场,足球场占一大半,还有一个网球场。当时还没有篮球、排球。学生们课外活动喜欢踢足球。体育课是教器械操,预课班是短棒操:一年级是球棍操,二年级是棍棒操,三年级是步枪(木质)操。

学校后边有50亩地的实习农场。学生种一半,工人种一半。每个学生分种两分地,学种棉花、玉米、元麦、小麦、高粱、蚕豆。学生种的田插有木牌子,写明品种和学生姓名,那是学生劳动实习的园地,也是良种试验基地。在场四周种有胡桑,供养蚕用。农场中有一个小型气象站,有两层楼房高,备有测量气候的仪器,派专人记录气象的变化。

大生乙种农校的建校和学校经费都是大生二厂负责供给。张謇兼任校长,他哥哥张詧兼任副校长。他们每年到学校视察一两次。张謇还向学生训话,勉励学生为发展农业用心学习。

大生乙种农校学制四年,只招收男生。第一年预科班,学习高小一般课程。三年为本科,除学习一般文化课外,还安排了农业知识课,如农作物栽培学、土壤学、肥料学、病虫害学、蚕桑学、气象学等。教材是上海商务印书馆印的乙种农校课本。每周还有修身课,教的是《论语》、《孟子》。

大生乙种农校自1914年下半年开学,每年招生预科1个班(初小毕业生),第二年起读本科3年。每班40个学生。学生毕业后,每个班级有六七个学生考入南通甲种农校,其余学生有的考入海门师范、通州师范或普通高中。

大生乙种农校为地方培养了一批农业人才。这所学校到1925年下半年因大生二厂无力再供给费用而停办,前后有八届学生毕业。

(本版文字由张建国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