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街:几多往事成追忆

专题 / 寻访老街 / 2010-11-18

背景提示:

解放前,吕四的老街大多以走向来命名。西街也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老街,为纪念抗战胜利,解放后西街更名为烈士街。烈士街东西走向,全长约1000米,宽四五米。这条街曾因居住着吕四港镇的三大名门望族而声名显赫。如今,时过境迁,老街经历过几次翻新,几乎看不到任何曾经的痕迹,唯有坐落在老街东头的百年进士府依然在诉说着这条街曾有的厚重历史。

8月12日上午,大雨滂沱。记者来到吕四港镇烈士街,平坦的水泥街面两侧,大都是整齐的两层小楼,眼前的老街跟现在城区内任何一条普通的街道没有多大区别。因为下着雨,街道上没有行人车辆,显得格外宽敞静谧,唯有一两间布满青苔的老屋透出这条街浓浓的历史韵味。

据老街上老一辈人推测,老街距今约有三四百年历史。老街居民,77岁的吴功信老人介绍,幼时的老街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二宽,全是青砖石的街面。解放前,老街上有着三大名门望族张家、李家、陶家。张家在老街上开了一家木行,是街上的首富。李家是吕四进士府的主人,进士李磐硕是清代南通地区108位进士之一,也是当时启东唯一一个进士。其父亲李芸晖于同治十三年以贡生身份在京为官,晚年返回故里,创办鹤城书院。而另一望族陶家与吕四进士府渊源深厚,进士李磐硕的长孙李公望娶的正是陶家的女子。

在老街的东头,记者找到了吕四进士府的所在地。临街是一栋二层小楼,一位中年妇女正在屋前清洗葡萄。“这里原本是进士府的大门,后来由于诸多历史原因,临街的古建筑被划归私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实施街面改造,而被拆除,建起了民宅。所以进士府的前厅、正大门都已经不见了。”在二层小楼东侧的巷口,记者看到一处半人高的青砖老墙,这正是前厅所剩的遗迹。

沿着残墙断垣前行,在老人的带领下,记者绕到西侧偏门。西门是一扇安装铁栅栏的圆形拱门,一把铁锁将记者拒之门外。透过铁栅栏朝里看,院子里仅剩的是青砖黛瓦的中厅、后厅,白色的围墙大部分已经脱落,开裂的墙体随处可见。院子内种植了数十盆花木和盆景,还有三四颗粗壮挺拔的松柏。房顶上的绿色植物一直爬到围墙外,围墙上的窗棂残旧不堪,然而窗棂上精美的雕花却在诉说着昔日主人显赫的地位。

史载,李磐硕与状元张謇志同道合,情同手足。在张謇“实业救国,重文育人”精神感染下,李磐硕积极协助张謇在吕四沿海一带围垦造田、创办实业、教书育人,成为张謇的得力助手和亲密挚友。张謇先生还曾多次莅临进士府与其商讨垦牧事宜。

吴功信介绍,进士府的主人李磐硕辞官回吕四办过学。解放后,进士府归政府所有,被原来的桂林小学用作教师办公室、校长室,也做过教职工宿舍。后来学校搬迁了,但这里依然由学校保管。吴功信指着后厅西侧一幢居民楼说,这边原来还有一排古建筑,是进士府的厢房。解放后,厢房曾做过教室,大约七八十年代,这里才翻建成了教职工宿舍楼。

进士府留下了老街上不少老人的童年记忆。在进士府的东侧路边,吴功信指着一块硕大的玉石告诉记者,这快玉石是清朝末年的,原本有两块是一模一样的,摆放在进士府的大门口,后来丢失了一块。据说,李磐硕喜欢骑马,每次骑马时他先踩在玉石上,然后蹬到马背上。“小时候,我和老街上的小伙伴们喜欢在进士府门口玩,我们都争着要在这玉石上坐一坐。”

老街上因为有了进士府,人文色彩格外浓厚。“解放前,老街上大都是民宅,仅有几家染坊、药店等,这条街在商贸上算不上繁华。但与东边的范龙街相比,则是多了一份大家闺秀的雅致。”史载,1930年,著名的建筑大师陶桂林在这里创办了我国第一所民办建筑学校——志诚土木建筑专科学校。学校不大,仅仅办了7年,共招收了5批学生,大约300多人,1937年学校因日军侵占吕四而停办。然而,就是这短短的7年,志诚土木建筑专科学校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建筑人才,他们在全国各地建筑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更有校友陈均,曾是英国皇家建筑师。解放后,陶桂林离开大陆去了台湾,为了纪念他,后人在原来的校址上创建吕四桂林小学。

沿着老街向西走,记者发现,老街有很多分支小巷。“抗战时期,很多地下工作者在老街上开展工作。有一个名叫李淑仪的女子,她是银行的职员,为了给新四军送票据在老街上被日本鬼子杀害了。”吴功信指着其中一条巷子告诉记者,后人为了纪念李淑仪,给这条巷子取名“淑仪巷”。罗盘巷、炳华巷……一条条巷子展现在记者眼前,老街旁边很多分支小巷都是以烈士命名。解放后,老街也正式更名叫烈士街。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老街进行了翻建,很多旧房子拆迁了,道路也拓宽了。前几年又将街面全部铺成了水泥路面。经过几次翻新后,就成了现在的摸样。从“西街”到“烈士街”,也许以后老街还会有新的名字,而唯有不变的是那份持久的追忆……

图为百年进士府见证了老街曾有的辉煌。

本报记者   包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