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镇老街:繁华淡去韵犹存

专题 / 寻访老街 / 2010-11-10

背景提示:

惠安镇老街位于惠萍镇惠安村,曾是启东东部的一条著名街市。据史料记载,惠安镇老街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长约1500米,宽约2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里商铺林立,旗幡招展,盛极一时。后随着时局的动荡,老街日益衰落。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条街在老惠安人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替代。

这里曾经商铺云集

7月5日下午,经过一路颠簸,记者来到了惠安镇老街。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斑驳的石子路,蜿蜒曲折的街面,两侧的房屋雅致古朴,灰色的墙壁沾满着历史的烟尘。或许是因为刚刚下过雨,老街就像一位素衣而坐的老人,安详、静谧。

74岁的退休老教师陈敬唐打小就生活在惠安镇老街,尽管已经搬离老街多年,但他对老街的记忆依然鲜活。在陈敬唐的带领下,记者沿着老街自南向北打量着这昔日的繁华之地。“这里原属崇明的外沙,地主龚显虞与陈昌阁在这里一南一北相继建造了几间房子,后来人们陆续在中间修房筑家,就形成了南北较长的街道。”刚踏上老街,陈敬唐就打开话匣子,“街道的东侧是三条港河,南通崇明、上海,北通中央河,水运发达,交通便捷。”

据《启东文史》记载,大概在民国初期,很多商人慕名来到惠安镇做生意。当时有浙江绍兴人开的蜡烛堂,安徽徽州人开的五金店,后来他们又带动了一批本地人到老街上做生意。老街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店铺,每天赶市的人络绎不绝。惠安镇老街当时聚集着几百家商铺,比较有名的有同昌福、蒋恒泰的京货店,一大、尹广义的酒店,沈裕春、杨洪兴的烟作坊,协和泰、沈同顺的油米行,施正生的银楼等。

在老街南市梢的几间民房前,陈敬唐告诉记者,这里曾经是几家铁铺。天刚蒙蒙亮,耳边就传来铁铺的打铁声。“不上学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就在老街上玩,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冷清的时候。我们喜欢去铁匠铺子看老师傅打铁,那清脆有力的打铁声,直到现在还清晰在耳……”

“看,这里原来可是我们家的老宅。”在老街的东北部,陈敬唐指着两间民房告诉记者, 他父亲是老街小有名气的账房先生,在这条街上开了一个磨坊面店,叫“陈公胜面坊”。当时,街上的面坊有5家,但他们家的生意最好。“我父亲和地下党来往密切。记得当时我家沿街有两个门面,后面是个磨坊,有一头老黄牛每天在磨坊里磨面,地下党同志一来,父亲就会领着他们到磨坊里,躲在老黄牛后面悄悄议事……”沉浸在回忆里的陈老对父亲是一脸的崇拜。

这里一度名医荟萃

“在我家面坊的南边和北边有两家药店,一家叫万寿堂,另一家叫同德堂。”记者顺着陈敬唐指引的方向看去,如今那里已是一片民房,沿街开着一些小卖部。陈敬唐介绍:“当时老街上的店铺大多是平房,而这两家药店却是两层小楼,十分醒目。万寿堂掌柜的小儿子是我的小伙伴,我经常去药店玩,离药店老远时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药店里面光线暗淡,有一些老中医整天坐在店里,端庄肃穆地为人搭脉。他们可都是当时启海一带屈指可数的名医。”

往前走,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时,记者看到几个老人正在堂屋中间悠闲地打牌。陈敬唐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老街上一家著名的私人医院,医院的老板叫黄子诚,因此医院取名“子诚医院”。“这个医院虽不大,但科室齐全,有很多专家学者坐堂问诊,能动外科手术。”提起子诚医院,陈敬唐想起一桩往事。“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皮肤过敏,全身都起了小红点,瘙痒难忍。父亲带着我来到子诚医院,一位医生看了我的症状,给我打了一针,那是我第一次打针,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药,第二天全身的红疹竟奇迹般的全消了。”

据史料记载,从民国初年起,老街上有中医黄永清、尹雅秋,西医卞鹤千、黄志诚,更有名医吴安庆等人在老街开设诊所,招收门徒。老街一度是中西名医荟萃之地。附近乡镇的百姓都到这里来求医问药,就连一些城里的居民也往往慕名前来。“子城医院后来迁到了汇龙镇,解放后又迁往上海,而那些小诊所、药店也是倒闭的倒闭,外迁的外迁,如今再也见不到任何‘遗址’了。”

这里诞生最早书局

惠安镇老街不但是商业繁华地,名医荟萃处,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那时候对我来说,老街上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就是三益书局,经常偷偷地去那里看书。”陈敬唐指着老街的北市梢一片民房说道,“你看,三益书局原来就在那个地方。”据《启东文史》记载,三益书局是启东最早的书局。

“三益书局集印刷和销售于一体,前面是个带尖顶的小楼,后面是印刷厂,是由一个叫吴庆余的老先生开设的。书店里的书不少,多为古文书籍,也有白话文书。古文书是给私塾、学校用的,白话文书是给老百姓看的。书的纸张都是黄皮纸,用线装订的。”陈敬唐回想起当年和小伙伴们偷偷蹲在三益书局书架下看书的情景时感慨无限,“那时,我还是个小学生,一放学我就和小伙伴溜了进去,蹲在书架下看书,一蹲就是老半天,站起来时腿都麻了。我最爱看的是《百家姓》《三字经》。里面的很多内容当时我都能背出来。”

“后来,战争爆发了,我所在的惠安小学停课了,老街上的孩子没有学上,都跑到书店去看书。老板倒对我们这些孩子很欢迎。不过因为战乱,解放前三益书局就倒闭了。”陈敬唐叹了一口气说道。《启东文史》记载,战争时期,敌人在惠安镇老街布设据点,坑害人民,商户中有的倒闭,有的外迁。从此,一条长长的街道变得一片凄凉、满目疮痍。

解放后,惠安区区公所及永和、惠萍等乡政府曾设在惠安镇老街,冷落的惠安镇一度成了全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老街先后入驻银行、学校、敬老院等,然而因为公路的发展导致水运的衰微,位于角落深处的惠安镇老街再度衰落。如今,老街仍有几家商铺,但已繁华不再,唯有三条港上遗留的一条大木桥静静地卧在河面上,似乎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包铃铃  黄燕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