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安镇老街:记录为了“富安”的抗争

专题 / 寻访老街 / 2010-10-12

富安镇老街位于合作镇中央镇村,毗邻北通沙河与大敞滧河,周边有富兴镇、二滧镇、中央镇、曹家镇。据史料记载,这条街始建于清朝咸丰年间,由当地知名乡绅所建。当时街道两侧只有百来间店房,街长不足百米。这里曾是传播文化兴办教育的基地。抗日战争期间,老街民众奋起反抗,给侵占富安镇的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这里曾被称为“寡妇街”

6月21日下午,大雨,记者辗转找到了富安镇老街。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站在西边的路口往东望去,两旁的楼房、新建的水泥路,几乎寻找不到当年老街的踪影。只有老街角落里偶尔窝着一两间破旧小房子,似乎在雨中讲述着这条老街曾有的厚重历史。

83岁的范秉钧是土生土长的老街居民,在他的引导下,记者沿着老街由西向东行走。“老街上曾经有很多店铺,像京南货店、张邦才的肉铺,周保成的药店,当时都非常有名。”走到一间破落的民房前,老人停下了脚步,“这是唯一幸存下来的老房子,原来是一家药材铺子。”

老人的的思绪仿佛一下子回到了60多年前。“1943年,我只有15岁,日本鬼子攻进富安镇,那天我正好为母亲抓药,刚提着药出药材铺的门,突然街上乱作一团,说是日本鬼子来了……”范秉钧回忆,日本鬼子来的第二天就在老街进行大扫荡,看到谁家有吃的、用的,全部抢走。日本鬼子来到他家里,到处乱翻。那时候家里穷,没啥好东西。他清楚地记得,母亲唯一的一件黄色旧毛线衫被他们抢走了。

“后来伪军也来了,伪军比日本鬼子还毒。敌人要做据点、造碉堡就得抓壮丁,他们在老街上见青壮年就抓,连老人都不放过。但是老街人民面对敌人的威胁,表面答应,没想到过了一宿,统统跑掉了。敌人只得自行修建据点,筑造炮楼。”据史料记载,1943年春,敌伪占领富安镇,据点筑在陆棫人宅上,老街上的青壮男子都跑掉了,只剩下老弱妇女,人称“寡妇街”。

“你看,那边就是大地主陆棫人宅,有20多亩地,解放后陆棫人被政府枪毙了。陆家大宅渐渐荒废,后来被拆掉成了农田。”老人指着老街西北部的一大片农田说道。

学校传播“抗日救亡”思想

《启东文史》上记载,富安镇是传播先进文化的基地,最早的锄经小学是陆棫人出资建办的。校长叫陆成爻,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随后,锄经简易师范、崇海启联中等学校都从外地迁于此。

范秉钧指着老街的东南侧说:“锄经小学就在那个地方,我就在这个学校读了6年书。学校不大,前面三排教室,后面一排是宿舍,旁边有个小食堂。那时候,每个学校里都有一些上面派来的地下工作者当教师。”

范秉钧说,那时候他们还小,也不知道哪个教师是地下党,只知道有些教师总会在课上宣传一些抗日救亡的思想。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姓彭的音乐教师,大家都很喜欢听他的课,他在课上告诉学生很多革命新思想和当年抗日的新消息,教学生唱一些宣传抗日的歌曲。有时候他还到学生家做家访,向家长宣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受彭老师的影响,当时几个六年级的学生,义无反顾地走出老街上了抗大。“因为有了这所学校,老街上很多孩子都有书念,他们在这里不仅学到了很多新知识,还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范秉钧说。

“因为有共产党的支持,老街人民与敌伪的斗争更有信心。”谈起那次经历,范秉钧一脸的骄傲。敌伪知道老街上有地下党员,便想方设法实施抓捕。有一天,他们偷偷地将老街包围,把老街上所有居民和学校教师押到锄经小学的操场,严刑拷打,想要逼出地下党的下落。说到这里,老人一脸黯然,“但哪怕是敌人用尽酷刑,有些人甚至牺牲了,但敌人什么信息也没得到。最后,他们只好把其余的人都放了。”

后来,日本鬼子不允许学校开课,将老街上的孩子都赶回家,他们自己住进了学校。抗战快胜利时,老街上的老百姓因为仇恨,将学校的那几间房子全拆了。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今记者在老街上再也找不到校舍的痕迹了。

三千人围攻日伪据点

面对日伪的压迫,老街人民从来没有放弃反抗,他们纷纷加入民兵组织,投入抵抗运动。当时镇上出了两个大汉奸——黄国梁和黄国章兄弟二人。他们仗着有日本人撑腰作威作福,民兵们早就想除掉这两个汉奸。这天,民兵队长陈鸿谷得知兄弟二人在黄国梁老丈人家打牌,决定采取行动。“黄国梁老丈人家在日伪据点的西边,稍有动静就会惊动日伪军。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陈鸿谷带着十几个民兵悄悄包围了黄国梁老丈人家,成功除掉了这两个大汉奸。第二天一大早,得知黄氏弟兄被除掉的消息,整个老街都沸腾了。”范秉钧说。

得力帮凶被杀,日本鬼子遭受当头一棒,实施了疯狂的抓捕行动。为了打击日伪嚣张气焰,1943年9月17日晚,在海东区区长陆鼎丰的领导下,附近5个乡的党员、民兵、群众3000多人一起围攻富安镇据点。“当时我的哥哥作为民兵,亲身经历了这场战斗。我年纪还小没有参加,但我却清楚地看到那夜一颗照明弹腾空而起,听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侵略者滚出中国!’的口号声惊天动地。”范秉钧对那次战斗记忆犹新。

“其实当时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武器攻打据点,这场战斗,只是为了震慑一下敌人。一开始扔了几颗手榴弹,然后通过点燃鞭炮来模仿榴弹声、机枪声,而群众拿着竹竿、木棍来冒充枪杆,把据点里的日伪军吓得一枪都没敢放,老老实实龟缩在据点里。第二天清晨,日伪军出来查看,发现到处都是群众留下的抗日标语,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据志良乡史料记载,围攻富安镇据点的这场战斗,使得据点里的日伪军整整一个月都未敢走出据点。

1945年夏天,日伪军撤离了富安镇,老街人民终于渡过了漫长而又艰苦的斗争岁月。历经战乱,加上四周都有集镇,交通又不便,老街渐渐没落了。解放后,原先铺着石板的富安镇老街铺上了砖头,前几年又被翻建成水泥路。

走过百米长的老街,昔日繁华的商铺早已不见,显赫的陆家大宅也已灰飞烟灭,老街显得宽阔而寂静,唯有淅淅沥沥的雨点敲击在水泥路面上,诉说着这条街的衰微与荣耀……

包铃铃  黄燕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