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街:岁月记下坚贞气节

专题 / 寻访老街 / 2010-10-12

核心街位于近海镇向阳村。上世纪30年代,向阳村地段还是一片黄海滩,方圆数十里无一条集镇。随着滩涂的逐年开垦,人们从四面八方迁来,商贸流通业开始兴旺起来,逐渐形成了一条1.5公里长、2.2米宽的南北向街道。街上开设有南北杂货店、染坊、肉庄、酒店等七八十家商铺,成为向阳村的中心集镇。抗日战争日期,老街人民不惧日伪侵略和压迫,奋起反抗,机智应战,书写了老街辉煌的一页。启东全境解放后,老街恢复生机,重新成为向阳村的“核心街”。

1

6月16日上午,天气阴沉,记者在旁人的指点下,找到了位于向阳村新街背面的核心老街,展现在记者眼前的老街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一砖一瓦诉说着岁月的无情,唯有斑驳参差的小屋间偶然冒出的新楼,给老街带来些许生机。 漫步核心老街,记者张大眼睛、竖起耳朵,极力搜寻着有关老街的点点滴滴。

乾泰和油米店、胡大生药店、钱仁甫花行,这些史料中提及的商铺,如今是否还有印迹?在老街居民85岁的范存新的指引下,记者在老街的北部找到了“乾泰和”。这是几间低矮的平房,一位农妇正在屋前忙碌。范存新告诉记者,这些平房已重新翻建,如今成了民宅。

“1943年4月,日军侵占向阳村后,就驻扎在乾泰和的几间门面房内,周围用装满泥土的麻袋围住。”范存新说,“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经常大摇大摆行走在街上,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往往退避三舍。由于日本鬼子经常出没,老街商铺的生意越来越为萧条。我父亲是卖老白酒的,当时生意惨淡,连温饱都成了问题。”

“更可恶的是,日本鬼子还与当地的地痞、流氓勾结,抢劫商铺,像天一堂、大森堂等都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十年苦心经营毁于一旦。”回忆起当时日本鬼子的罪行,范存新依然一脸愤怒。

反抗的种子逐渐在老街人民的心中播下。在85岁老人陈新安的记忆中,老街商户曾经团结起来罢市抗日。当时,由乾泰和老板沈川眉牵头,召集街上商户吴久昌、杨汉忠等,在钱仁甫花行商量对策,大家认为,只有联合起来一致对敌,才能形成力量。最后约定,一要保密,二要遵行,三要一呼百应,并分工分段告知街上所有商民。就在此后不久,吴大生老板吴久昌遭到两个地痞敲诈,在被绑架途中,吴久昌大声呼救。老街上各商铺老板闻声纷纷前来进行谴责,最后两个地痞不得不释放了吴久昌。

此事让老街商民意识到,这些地痞仗着有日本鬼子撑腰,为非作歹,所以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最后,大家决定罢市一天。第二天,日出三竿,街上店铺无一开门,连小摊贩也没了踪影。时值隆冬,天空阴霾密布,老街上死一样寂静,日本鬼子急得嗷嗷直叫。“罢市目的达到,街上商民无不欢欣鼓舞。此后,大家又一鼓作气,把当时的地头蛇伪乡长俞如明赶出了向阳村。”说到这,陈新安一脸骄傲。

2

老街人民的行动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日本鬼子决不会就此罢休。陈新安说:“龟缩在乾泰和的日伪军实行了更疯狂的‘三光’政策,天天追击围剿地方部队、民兵,人民生命财产无法保障。”

当时,由于日军据点戒备森严,里面到底有多少鬼子、几支枪,有没有新式武器弯夹子机枪都不太清楚。为了摸清情况,当时只有16岁的民兵分队长陈新安只身深入虎穴探明真相。“虽然年纪小,但我一点也不害怕,还觉得执行这个任务很光荣。”陈新安笑着说。

回忆起当初的情景,陈新安还历历在目,“我扮作卖蟹人,于晚前混入敌军据点。事也凑巧,正好日本鬼子的炊事员发高烧,我趁着炊事员喂柴烧火的当口,注意观察,但未发现机枪。日本鬼子吃晚饭时,我一数共有12人,加上1个站岗的,共13人。随后,趁日本鬼子全都喝得稀里糊涂之际,我在一间营房内发现了那挺弯夹子机枪。回来后,我立即向领导作了汇报。”

“一天,敌人扛着那挺弯夹子机枪扫荡时,我海东游击营展开伏击,终将这挺机枪成功缴获。”陈新安说,“此后,我部队一鼓作气,活捉伪警察60多人,日本鬼子10多人。1944年下半年,向阳村日伪军仓惶撤离。”

日本鬼子撤离的消息让老街人民扬眉吐气。“大家相互转告,相互祝贺。”范存新说,“有的人甚至放起了鞭炮庆贺。”

为了防止敌人再来骚扰,老街商民响应号召,在民兵的配合下,一夜之间将老街上的400多间房子全部拆除。“当初,我们和其他人家一样,都是含着热泪将3间街面房拆掉的,一家人搬到了街面房后面的一间小房子内。”在老街的中间位置,范存新指着自己目前居住的小屋说,“这些都是后来又建起来的。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向阳人民重见天日,街道市面迎来了向阳天。”

范存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