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婚俗趣无穷

专题 / 民俗纪事 / 2010-9-29

启东的婚俗礼仪,既蕴涵着华夏民族的传统精粹,又彰显着沙地的地方特色和鲜明个性。其风俗礼仪一般有相亲、给定头、迎娶、待招等诸多精彩环节,无不散发着浓浓的沙地文化气息。5月24日,农历四月廿二,家住市区世纪家园的沈佳佳和家住寅阳镇的郭玉华喜结良缘。本报记者全程跟踪,切实感受了一番原汁原味的沙地婚俗风情。

送新人: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

农历四月廿二,寅阳镇寅西村30组郭惠彬家,门前喜鹊喳喳,这天是郭家女儿郭玉华出嫁的日子。一早,郭家就忙开了,大门上方挂起了彩红,窗玻璃上贴上了“红双喜”,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喜庆的气氛。

等新娘郭玉华化妆盘发回来,郭家举行了敬老祖宗仪式。端上糖果、糕点,摆上大红香烛,郭玉华和堂哥开始拜老祖宗。“女儿嫁出门了,不能忘了自己的老祖宗,这是我俚的风俗。”新娘姆妈鲁锦洪解释道。

上午11时18分,新郎沈佳佳迎娶的车队到达,早已等候在那的两个活泼可爱的孩童坐进婚车,此谓“稳轿”,沈佳佳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塞给他们。车队从上首(东首)进得宅来,礼炮声起。郭玉华的两个弟弟把新郎领进门,当然,这也有红包。媒人将装有12份项款的礼品包递给鲁锦洪。据介绍,12份项款包括暖襟、太礼、幼礼、厨师等,其中数暖襟的款项最重,俗称“肚里痛铜钿”,给丈母娘。“现在生活好了,不缺这钱,等会我加点钱,让两个孩子带回去。”鲁锦洪说。

丰盛的婚宴开始了。酒过三巡,随着厨师的一声“上大菜”的喊声,沈佳佳将早已准备好的“席礼”红包送上。吃罢,有人还热情地给沈佳佳送上毛巾,想起母亲的叮嘱,沈佳佳不失时机地献上“洗礼”红包。

下午2时38分,新娘郭玉华出宅,鲁锦洪将一只新铜质烘缸交与媒人带上,里面放有棉花籽、糕、电筒,俗称“旺盆”,期许日后子孙兴旺发达。郭玉华踩着红地毯进入车内,想着母亲的叮嘱,她没有回头。车子启动,鲁锦洪将一盆水泼出,意谓嫁出去的“丫头”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从此要安心在夫家生活……

吵亲:三天呒老小,太公太婆也可以

新郎沈佳佳的婚宴设于启东宾馆,亲戚朋友都来了。当天晚上6时18分,晚宴开始。在婚庆主持人的主持下,婚礼庄重而不失活泼,严肃而富有情趣。当然高潮处还是要数吵亲了。

沙地俗话说,吵亲“三天呒老小,太公太婆也可以”,意即本家筹办喜事3天工夫,亲朋好友可以不分辈分,不分幼长,大胆放开地吵亲。 吵亲是旧时沙地人为了增加新娘对老人家的了解,使新娘婚后与他们和睦相处的一种婚庆礼俗。大家插科打诨逗新娘,语言或幽默或粗俗,大家也不去计较。办喜事的本家也认为“吵发吵发,越吵越发”,因此吵亲常把婚礼演绎得最为热闹。

当晚,吵亲先吵小两口。两人嘴里分别含一个红、白团圆,然后互换到对方嘴里,意即龙凤戏珠。由于在众人面前,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几番折腾,终于完成任务。现场掌声一片。

随后是整个晚宴的最高潮。在启东沙地,吵亲的重点对象往往是新娘的公公。亲戚朋友硬是要求公公沈辉拉着媳妇郭玉华绕大厅一周,以示亲热。两人所到之处,掌声、笑声几乎把大厅的房顶都掀开了。沈辉为了平息“风暴”,只得不断地敬香烟,发糖果。 “现在,吵亲都很文明了,主要是活跃活跃现场气氛,譬如强行和新娘亲嘴接吻,和新娘新郎挤床共眠等已经随着时代的进步绝迹了。”婚庆主持人说。

接蜜月:“三朝回门”看姆妈

5月26日,是沈佳佳和郭玉华结婚后的第三天,“三朝回门”,即是两个新人回门的日子。一早,佳佳的母亲就叮嘱儿子要早去早回,这样双方父母就会“眼亮”,而且新婚一个月里不作兴空房。

第一次回门,新婚燕尔的小两口正如歌曲所唱的那样“夫妻双双把家还”,两位新人随身携带了糖枣、烟酒等礼品孝敬父母。“我不知道为什么有接蜜月这个仪式,但依我的理解是,父母养育我这么大不容易,所以结婚后第一件事就是回父母家,向他们表示感谢。”郭玉华说。而在郭玉华的娘家,也筹备了丰盛的“回门酒”,招待女儿女婿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老长辈。

吃过中饭,鲁锦洪把头一天特意做的印糕装好,让小两口带回去,并叮嘱他们:“这些发给左邻右舍吃。”小两口带来的礼品,鲁锦洪也原封没动让他们带回去。“第一次来应当客气,不收礼品,第二次来的时候我再收。”鲁锦洪笑着说,“不过明天,你们可别忘了买点礼品,去‘谢媒人’。”

说话间,小两口真的要走了,看得出,妈妈鲁锦洪真有点舍不得,但还是强忍着这份情绪叮嘱他们:“过两天,玉华的朋友结婚,你们两人要一起去。新婚后第一家走动的应是办喜事人家,老话说以后生活就会永远和和美美……”         范存娟  黄燕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