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吃麦蚕是不得已

专题 / 民俗纪事 / 2010-9-25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家里做麦蚕吃其实是不得已的事情。

我家兄弟姐妹共5人,又没多少地皮,所以对我们来说,当年吃饱饭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特别是立夏前后,隔年的陈粮行将吃光,而夏收尚未开始。在“麦在场上饿煞在床上”的青黄不接的时期,像我们这些贫穷的农家孩子常常饥不择食。这时,就把已经收浆尚未黄熟的麦穗摘下来,做成麦蚕,填饱肚子。

其实吃麦蚕既费事又不合算,做一顿麦蚕的麦子成熟后可以煮三顿麦粥,但为了让我们吃饱,父母才不得已而为之。由于麦蚕不宜存放,时间一长就要馊,但不可能一顿做来一顿吃。所以如果吃不完,下一顿或做成麦蚕粥,或和着盐齑一起烧,虽然有点酸味,但对我们来说,依然是美味。一次,因为舍不得丢弃已经变质的麦蚕,我们全家都吃坏了肚子。     

那时,周边邻居都和我们差不多,所以到了开镰割麦时,已经基本没有多少麦子可收了。于是,大家都不得不靠政府每年发放的救济粮过日子。

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再也不会受饥挨饿。像我的玄孙,家里的小吃多得吃不完。那天,我在市场上买了麦蚕让孙子、玄孙尝尝,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都说挺好吃的。          讲述人   汇龙镇克明村4组  蔡志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