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挡浪墙力撑实业救国梦,如今命运何去何从?

民风杂记 / 2010-9-17

临风仙人

挡浪墙位于吕四港镇向东10多公里的秦潭海边,老龙皇庙海堤外侧,建造于清朝末年(1911年),由张謇出资,请荷兰专家特来克作技术指导,历经近10年修筑而成,最早的挡浪板是木板,1930年改为钢筋水泥混合结构,远远望去像长龙一样,匍匐在在蓝天碧海之间,蔚为壮观,被列入南通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挡浪墙以龙王庙为中心,庙东长2里,庙西长2里半,全长4里半。每隔2.5米竖一根水泥柱子,柱与柱之间紧夹着五六十厘米厚的水泥板(原木板)。挡浪墙高4米,南北宽度约1米。墙外滩涂上是一排排粗大的木桩。整个挡浪墙,高低分明,细腻光滑。工程之巨大,质量之上乘,在我国海岸线上及中国史上极为少见。之所以建造挡浪墙是因为黄海堤岸(以前是泥土海堤)年久失修,险情横生。

张謇1901来此筹备通海垦牧公司(中国第一个垦牧公司),进行垦牧造田,而后基本年年风潮涨侵,岸堤决口,房屋冲毁,人畜死亡无数,民生凋敝,严重影响了垦牧大业的进程,就连处于所谓吕四安全地带的1903年筹建的吕四同仁泰盐业(中国第一个民营股份盐业公司)也在1903,1905,1906年受到海潮的影响和损失,为了保证垦牧工程等救国实业的顺利进行和老百姓的安全生活,张謇在边修边补海堤的同时,计划建挡浪墙,据周德钧先生回忆先辈讲过的故事,张謇于1903年已经开始酝酿,并进行实地观察,掌握一手资料后,从国外请来专家担当工程指挥,全面负责技术施工。其中工程指挥领导最著名的是荷兰专家特来克,通过上下的辛苦努力,历经多年,终于修筑了这名副其实的“海上长城”, 据季桂华和姜延描述自从张謇用心血铸成挡浪墙起,到民国末年(1949)八月初三被特大暴风潮冲垮为止,沿海一带平安无事,太平了四十年。可见这一伟大的工程确实是做的很有意义的。

去年11月底为挖掘本地文化我特意去那段考察了一下,走到老龙皇庙遗址那边,便看到了那座长约200米的挡潮墙,一米多高,如现在基本残缺不全了,但还像那长龙卧波,又如一个寂寞沧桑的老人静静地立在那里。不过那遗址已被圈入大唐电厂的岸堤里。再也看不到汹涌的潮水拍打的景象了。听当地老农说这里要开发,挡浪墙么总归要弄掉的。站在那里,遥想当年,风声呼呼,海浪滚滚,决堤流沙,顷刻一片汪洋,灶舍茅屋不知去向,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但是不屈的人们的意志从来没被冲垮,与天斗,与海斗,与地斗,该修的修,该建的建,该补的补,荡里荡外,重整家园,如今那座海上长城,虽历经沧桑,却风骨犹存,代表了一种不屈抗争的斗志和风貌!记载着一代人勇往直前的奋斗精神,是启东历史少有的活生生的见证,也是启东在中国获得少数第一的保障和见证,此工程也是一代政治家高瞻远瞩的工程,保障了四十年的太平日子,远的不讲,就连前期日本的海啸中,其日本挡浪墙也起到了缓冲巨浪和减少灾害损失的作用,如今已经百年之龄的挡浪墙还伫立那里,作为当代人站在那民国历史遗迹前怀古时,你是否还能从它“嶙峋的骨骼”上汲取无限的力量?它能在滚滚的海潮冲击下依旧挺立,但是如今面对经济大潮的冲击能不能挺立下去,命运如何?百万启东人民将拭目以待!

此为张謇牵头修筑的挡潮墙,目前已经被圈入大唐电厂的扩延海堤之内,目前只见水不见浪,残留的骨架依旧述说着不屈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