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斫糖,烂斩糖,烂蘸糖,斩糖演义!

民风杂记 / 2010-9-17

吴文叫烂斫糖,斫(zhuo)用刀斧砍的意思,南通市里叫“斫糖”,俗称“烂黄鸡屎糖”,启海人叫烂斩糖,斩更形象直接,叫烂蘸糖也可以,此糖在加工或吃的过程中,发热变软,拉起来的连拖逮带的样子,就像蘸的动作。说它烂真的像堆烂狗屎,但是吃起来真香甜,老早前头南通地方有此风俗,腊月二十四送灶,其中供品之一,就有这种糖,做成小圆球状,此时名“灶家糖”,是让“灶王菩萨”吃了把嘴粘住不好说主人的坏话,可见灶神(灶家菩萨)在老百姓心目中是何等地位。烂斫糖在江南等地也叫麦芽糖,旅游景点此食品是少不了的,当做土特产来卖,偶有馋趣的小姑娘看了就跑不朝前了。据说海门常乐镇的故居——“状元府”,现“张謇史料陈列室”里摆有一副糖担子,不知道张謇小时候跟着大人有没卖过烂斩糖,不过张家确实开过糖坊,制作饴糖即麦芽糖。而启东海复镇就是张謇搞出来的,南边就有个地名叫糖坊,不知道这糖坊是不是跟他有什么关联。旧社会有人从江西景德镇小瓷厂批来瓷碗等来南通、江北出售,而主要还是用来换旧衣服和碎布,收回去作纸浆。南通人也有以拷烂斩糖为副业,记得小时候烂斩糖是用布布头,坏油纸头,或其他废料来换个,挑着扁担卖烂斩糖的人,其实不叫卖,叫换,最早时候用钱买不到的,全是用自己家里或捡来的废料换的,卖烂斩糖的人所以叫“换糖人”, 换糖人身份本地人习惯称作“上头人”或“外头人”,因为本地人没人做那行当的,换糖人挑了担子沿巷敲摇鼓(拨浪鼓),“嘭咚嘭咚”,有时喊叫,小官头子一看到就欢喜个,馋了,有的吃了,拿了屋里的废料或了灶口头准备好的废料发脚受跑,只见换糖人一瞄废料,用小圆铁“哐哐”敲打铁刀,一小爿下来,再廖微敲一点,意思意思,小官头子吃啦么受蛮满足了,换糖人受把废料该放的放改绑的绑弄了另外一只筐里。糖了嘴巴里嚼两口后慢慢烊特,甜水噎了葫咙口,再两下,牙齿粘来奥话起!至今回忆起来葫咙口还惈(guo)拉蛮甜个!(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