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夜,焖草堆

专题 / 民俗纪事 / 2010-8-23

“廿四夜,焖草堆”。 记得,那时候每年的腊月廿四过后,便是小孩子可以“玩火”的日子,只要不过分,大人们一般都不会干涉。在这个时候,学校都已经放寒假了,我总是像尾巴一样跟在大孩子的后面,拿着火柴,去田埂上寻找一蓬蓬枯草,点燃,劈劈啪啪的火焰开始升腾,映红了一张张稚嫩的笑脸。那时,我们并不明白先人遗留下来的这个习俗究竟有什么意义。田埂上的茅草被烧光了,就去取自家的稻草,而父母们总是笑着告诫孩子们,烧完这些不可以再来取了……有“情趣”的父母还会一起和孩子们疯玩,扎个火把;有的还在村路上架起火堆,熊熊的火焰伴随着烟雾,呛得人眯起双眼,不自觉留下来的泪水用染黑的手去擦,而后变成一双熊猫眼,让人忍俊不禁。行走的车辆躲避着热闹的场面,他们不会辱骂这些孩子,而是笑着绕开前行。

再大一点,就玩起了“刮炮”。记得11岁那年,也是廿四夜,还揣着几盒“刮炮”相约去炸村口陆奶奶家的“柴场”。说是“柴场”其实就是堆在羊棚边上的一堆干草。我们几个小伙伴,你扔一个我扔一个,劈劈啪啪过后,柴堆里开始冒出了滚滚浓烟,附近的羊儿感受到了危险拼命地叫唤。陆奶奶闻讯,拎起扫帚便来追打我们。跑啊跑啊,一个小脚老太怎么能追上我们这些欢蹦乱跳的孩子呢。从吃完晚饭开始一直要闹腾到深夜,大人们开始叫唤孩子回家睡觉了,大家才各自慢慢地散去,带着一身的火焰味,一手的墨黑和一张小花脸回家……         讲述人  王金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