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炒蚕豆,松脆香!

专题 / 民俗纪事 / 2010-8-23

 

腊月十五下午,漫天雪花在天地间粉饰上一层银妆。记者来到了近海镇黄海村村民陆卫飞的家。乘着难得的闲暇和雅兴,陆卫飞夫妇拿出置放了五六年的那罐“沙”,重温年前那道必备的“程序”——沙炒蚕豆。

这已不是名符其实的“沙”了,而是一罐子翻炒得黑乎乎的盐。看到记者一脸的疑惑,53岁的陆卫飞笑着解释:“以前用的是真正的黄沙,都从那些堆场上筛选出来的细沙,硌牙。现在都用盐了,吃着不怕牙齿‘咯噔’一下。但这‘沙炒蚕豆’的叫法没变。”

听说大儿子家炒蚕豆,76岁的吴贞兰系起围裙从北宅赶过来当帮手。往灶膛里塞一把柴,火苗照亮了老人的脸庞,温暖了整间屋子,也温暖了久远的记忆,关于沙炒蚕豆的话题便说开了。“以前日子都穷,能吃得饱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春节是最隆重的节日了,人来客往的,总得拿些什么招待吧。蚕豆是百姓人家都种的,这沙炒蚕豆就是‘香货’了。”添上一把柴火,吴贞兰继续讲述道,这蚕豆干炒是又焦又硬,俗称“铲刀豆”。于是,老百姓想法让蚕豆均匀受热,就想到了沙子。这沙子热了,挟带着蚕豆渐渐熟了,不易焦黑还又松又脆。“所以说,老百姓是在实践中得真知的。”老人言语间带着几分自豪。

说话间,黑黑的“沙子”已经发热,起了轻烟,汤菊芳麻利地用升箩盛起蚕豆倒入锅内,随即用铲刀不停地翻炒,“这一下子不能炒很多,不然就炒不透。”不一会儿,就听见“劈哩啪啦”的炸响声,那是蚕豆在欢快地蹦跳“开花”。“熟了!”汤菊芳快速将蚕豆和“沙”一同盛出,陆卫飞拿出一个筛子,将“黑沙”筛下,留下一个个饱满的开着口的蚕豆,颜色已由嫩嫩的青绿变为老成的深褐。“尝尝吧,这可是我们那时候的美食。”陆卫飞抓起一把蚕豆放到记者手里。蚕豆还略微有些烫手,轻轻一嗑,吐出薄薄的外壳,咬上去,松松的、脆脆的……一股浓浓的年味就在这蚕豆的香味和一家人的笑声中散开了……          (陆玲琳  蔡樱子  王天威    袁  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