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风杂记

  • 启东革命时期的报刊

    反“清乡”的尖兵——《东南报》 1943年4月起,日伪继江南“清乡”后,开始对启海地区进行“清乡”。为让干部群众及时了解党的号召、战斗部署,鼓舞群众斗志,运用多种方式粉碎敌人的“清乡”图谋,中共海启县...

    民风杂记  2011-02-15

  • 张謇在吕四场及外沙沿海开发史料

    早在100多年前,近代爱国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率先在南通吕四场的荒滩上集资创办通海垦牧股份有限公司,修筑海堤,兴修水利开创盐垦事业;创办同仁泰盐业合资公司和渔业公司;在崇明外沙久隆镇以南开办大生二厂;兴办垦牧学校。从经营盐业、垦牧植棉到当地的纺织工业,张謇倡导并亲自实践的中国近代垦牧事业,在启东这块土...

    民风杂记  2011-02-09

  • 吕四沿海一带女的为何不上船

    吕四渔场,是中国四大渔场之一,也是世界九大渔场之一。它地处长江入海口,盛产带鱼、海蜇、鲳鱼、鳗鲡、紫菜、黄鱼、对虾等系列产品,有日产一头金牛之说,吕四沿海的渔民们过着男渔女织的富足生活。在吕四一带,有一条世代沿袭的规矩,那就是“女人不能上船”。这个规矩源自一个美丽传说。 吕四古镇,距今已有1400余...

    民风杂记  2010-11-19

  • 在启东,有一种......

    在启东! 有一种耍泼,叫消地光!有一种生气,叫板面孔!有一种作弄,叫调路头!有一种凑热闹,叫轧闹稝!有一种凶悍,叫虎拉势!有一种挨打,叫吃生活!有一种死亡。叫翘辫子 有一种光屁股,叫精光条萧! 有一种光脚,叫赤脚不跌倒!有一种累,叫精丝无力!有一种哭,叫哭作乌拉!有一种廋,叫瘦节伶伶!有一种吃,叫乌...

    民风杂记  2010-11-18

  • 窆(音bian)野猫

    窆野猫也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白相的一种游戏,就是躲猫猫或是叫藏猫猫,儿时小朋友白相喜欢结群,等哪一家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就集中在这家宅上,有时候中途正好大人回来,几句一骂,大家就无声无息,众人都作鸟兽散;如果兴趣足、还有辰光,就又聚集在小队的社场上继续白相。窆野猫人数是没有规定的,人多人少都可以,为公平起见...

    民风杂记  2010-11-18

  • 即将消失的行业——江苏启东灶花工

    8月11日,江苏南通启东市近海镇建东村的灶花艺人杨锦辉在自家灶台上画灶花。上个世纪,灶花曾在江苏启东农村盛行一时,农户家中新建房子后都会在厨房灶台上绘画,灶花工也应运而生。灶花的题材非常丰富:山水风光...

    民风杂记  2010-11-17

  • 百年挡浪墙力撑实业救国梦,如今命运何去何从?

    临风仙人挡浪墙位于吕四港镇向东10多公里的秦潭海边,老龙皇庙海堤外侧,建造于清朝末年(1911年),由张謇出资,请荷兰专家特来克作技术指导,历经近10年修筑而成,最早的挡浪板是木板,1930年改为钢筋...

    民风杂记  2010-09-17

  • 烂斫糖,烂斩糖,烂蘸糖,斩糖演义!

    吴文叫烂斫糖,斫(zhuo)用刀斧砍的意思,南通市里叫“斫糖”,俗称“烂黄鸡屎糖”,启海人叫烂斩糖,斩更形象直接,叫烂蘸糖也可以,此糖在加工或吃的过程中,发热变软,拉起来的连拖逮带的样子,就像蘸的动作。说它烂真的像堆烂狗屎,但是吃起来真香甜,老早前头南通地方有此风俗,腊月二十四送灶,其中供品之一,就...

    民风杂记  2010-09-17

  • 启东民间传统游戏系列之四:“鱼仙”占卜

    最近在苏州启东群里看到了老乡顾妹的文章,讲到一个启海地区的风俗,其实这一风俗跟柴米油盐那样基本天天可以碰到,也可以天天当游戏一样玩玩。我也好多年没玩过了,在这我想卖卖关子,大家想知道的那就慢慢等待,不...

    民风杂记  2010-09-17

  • 启东民间传统游戏系列之三:削水片和溜冰

    划水溅,也称削水片,要说个只活动需要点啥么材料,蛮简单个,只要小瓦片(碎瓦)就行,启东人叫瓦爿。 划水溅追究其起源,无从考证,但是什么时候有此娱乐活动呢?应该说有瓦的辰光应该有了,瓦的发明,是周人的创...

    民风杂记  2010-09-17

图片推荐

    孙中山授印的启东首任县长袁希洛轶事

    孙中山授印的启东首任县长袁希洛轶事

    袁希洛,上海宝山人,同盟会会员,1928年启东设县后的首任县长。袁希洛的一生颇为传奇,经历十分丰富,这里选取其中一二。 1 为孙中山授临时大总统印 袁希洛在1957年撰写了《我在辛亥革命时的一
    制秤

    制秤

    海复镇百年秤号“陆荣顺”的最后传人陆燕菊,凝固五十载时光—— 潜心打磨一杆“良心秤” 老话说:“不识秤花,难以当家。”然而在电子秤随处可见的今天,别说“识秤花”了,这一杆老秤也似乎成了稀罕物件。
    打铁

    打铁

    铁铺守望者 “若要苦,打铁行船磨豆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火炉旁抡着沉重的铁锤,曾经如生铁般刚毅的王能岐一样没能逃过岁月的“打磨”,已然成了颤颤巍巍的耄耋老者。即便如此,
    箍镬盖

    箍镬盖

    南阳镇南塘村,67岁的陈仲标是箍镬盖的一把好手。17岁时,他就拿起劈竹刀,跟随姐夫学习箍镬盖。“我有小儿麻痹,腿脚不方便,只能学这门手艺,凭双手吃饭。”陈仲标向我们摊开双手——黝黑、粗糙,掌心布